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擂台水的遗址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1、  一直以来,墩子都被同样的梦惊醒。在梦里,他看到了死去的爹娘,还有妻子,他们满脸淌着鲜血,狰狞的面容,在幽暗的山谷里挣扎着,一声声的呼

1、  一直以来,墩子都被同样的梦惊醒。在梦里,他看到了死去的爹娘,还有妻子,他们满脸淌着鲜血,狰狞的面容,在幽暗的山谷里挣扎着,一声声的呼唤着墩子的名字。地上汩汩的冒出鲜血,似乎要将他们淹没,直至吞噬。墩子伸出手,试图将他们拉上一把,但近在咫尺却无法触及,急得墩子热汗冷汗一起直冒,恐惧和担忧一同沸腾。他们在呼叫墩子无果的情况下,又喊出了水,水啊的声音。那因垂死挣扎而颤抖的,拖着长长尾音的声音,让人汗毛倒竖。然后,只见他们伸出带血的手,在墩子无法将他们拉上来的时候,他们反倒准备要把墩子拉下去。墩子清清楚楚的听见,爹说,墩儿,跟爹走吧,你留在这儿,迟早得死。娘说,墩儿,跟娘走吧,娘想你,你来了,娘就不让你吃苦受累了,这里有好多喝的,甜甜的,酸酸的。妻子说,墩子,你怎么这么狠心,把我留在这儿不管不问。你来吧,来了,我们喝不到水,还有这么多血。墩子不想就这样跟他们走,虽然,他很想和亲人们在一起,哪怕变成鬼,变成嗜血的魔鬼。但墩子心不甘,他不能就这么不明不白的,在睡梦中死去。墩子的心里很清楚,自己只是在做梦,清楚的程度,就好像是本来就醒着的,本来就没有睡过去。或者说,爹娘和妻子本来就没有死去,只是去了另一个地方,自己只是来这个陌生的地方来看他们而已。墩子说,我暂时不能跟你们去,我迟早会来的,你们等着我。但他们不依,他们怕墩子受苦,怕墩子跟他们一样。墩子挣扎着,挣扎着,一直挣扎到翻身坐起,雪亮的眼睛盯着从窗外射进来的,毒辣辣的阳光,仿佛是,阳光忽然之间就把一切蒸发。可是,浑浊的空气中,还残存着血的腥味。  娘说,爹是在那场混战中死的,爹那时是那场混战的头领。战争的起源,源于水,金贵的水。在战争还没有出现一丁点儿迹象之前,东河村和西池村是很要好的。两村相距不远,只隔着一条沟,站在山头上,近在咫尺。两村的村民可以在自家的山头笑谈日月,戏说风云。沟里,有一清泉,那是两村共用的溪流。每天从早上开始,这里就响彻着欢乐祥和的歌唱。叮叮当当的水桶声,劈哩叭啦的扁担声,叽叽喳喳的谈笑声,汇聚在一起,在山谷里久久的回荡着。就连鸟儿,也加入了这人间的交响,打着拍子,轻踏着舞步。但是,忽然有一天,溪流不再清澈,不再源源不断。东河村的一男子站出来,指着西池村的人说,是你们对溪流不敬,迁怒了水神,现在遭报应了,让我们东河村也跟着倒霉。还没反应过来的西池村的村民面面相觑,不知如何应对。这时,墩子的爹站了出来,他指着东河村的那名男子说,明明是你们捣的鬼,我亲眼看见,是你指使着一群后生,截住了源头,在哪里引什么渠道,将泉眼破坏,才导致溪流断了源头,遭报应的是你们。大家一听此话,所有的矛头便指向了东河村的那名男子。但男子很镇静,他好像早就盼着有人站出来,以便实行自己恶毒的计划。他对同样对他怒目相望的东河村的人说,乡亲们,修渠引水的是我没错,但我是为了大家。昨晚,我出来闲转,亲眼看见了西池村的人鬼鬼祟祟的,他们往溪流里撒药了,他们想让我们东河村的人中毒。中了毒之后,我们就不能再长高,而且,会面容扭曲,双腿变形。他们这样做,只是想把溪流据为己有。你胡说,根本没有的事。敦子的爹气得脸色发青。一来一往,剑拔弩张,本来曾经的和谐瞬间消失,亲如一家的东河村和西池村再也找不到昔日的祥和。在唇枪舌剑中,那名男子和墩子的爹分别成了两个村的领导,大家相约,第二天的午后,进行一场决战,谁赢了,水就是谁的。  那天午后,夕阳如血。本来,太阳还没有到西沉的时候,只是决战的地点是在沟底,四面巍峨的群山遮住了太阳的光芒,幽暗的深沟里,就提前进入了黄昏。不是骄阳如血,只是因为人们的眼中,看到的是无边的红色,那是亲人的血,还有敌人的血。血和血流淌在一起的时候,其实就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温度。那天的决斗,西池村输了,墩子的爹被东河村的那名男子一棍子打得脑浆迸裂。周围响彻着两个村子的女人和孩子凄惨的哭喊。溪流再也不属于西池村了。但从哪以后,溪流的水不再清澈,更不能泉涌。东河村虽然拥有了溪流的使用权,但他们,也频临着没有水吃的困境。决斗,大大的挫伤了两个村子的元气。大家都在幸存下来的极少数的男人的带领下,努力地寻找着新的水源。  2、  经过很长时间的寻找,水源对两个村子的人来说,根本就没有着落。于是,大家就觉得,前边的事,是不是做错了,那场械斗,是不是本来就不该发生,是不是受到了小人的挑唆离间。但事实如此,所有的一切,已无从挽回。并且,两个村子的青壮劳力在村子的周围打了好多井,但都是枯井,一滴水都没打出来。眼看着村子里就要断水绝炊,眼看着一些上了年纪的生命已经因缺水而无法保障,眼看着一些孩子的父母为了孩子能好好的活下去,给孩子都在饮用自己的血。这天,西池村的一些比较有名望的人,聚在族长的家里,族长是具体的年龄没人知道,只知道他一直以来,就是族长,一直以来,就是这样的一位有着仙风道骨般的老人,他精神灼烁,鹤发童颜,看样子,还能活很多年。族长看着大家都来了,让女奴给大家上了茶,然后清了清嗓子说,我知道大家是为什么而来的,这几天,我也在一直考虑水的事情。看来,我们得在水城上想想办法了。  你是说传说中的水城吗?有人问。  族长点了点头,是的,大家可能以为,水城只是个传说。但在我小时候,水城是的确存在的。但是,在我十几岁那年,水城就无缘无故的消失了,至今仍然是个谜。我只知道水城的大概位置,大概就在沙棘城境内。那个时候,水城王子就像一位人间的天使,他来到吃水比较困难的地区,经过他一番辛苦的探测定位挖掘等,在他走了的时候,那个地方就会漾起一股清泉,四季流淌。但后来,听说他死了,是在水城消失之前就死了。  他怎么就死了呢?有人问。  他具体怎么死的,没人知道。但关于他的死,传说纷纭,好像是他到了一个城市,有人企图得到他如何找到水源的秘密,想让他只为他们的城堡服务,也就是说,有人想垄断人间所有的水。但水城王子坚决不从,因而也就引来了杀身之祸。还有一个就是说他在一个地方挖掘水源的时候,遇到了水魔,然后就被水魔一口一口的吃掉了。  那我们具体应该怎样操作?墩子问。墩子是以父亲的名义被召集来的,也是具有发言权的,虽然他的年龄在这群人中小。  族长目不转睛的看着墩子,看得墩子心里直发毛。难道,族长要从自己的身上下手吗?果然,族长接着说道:我们,可以另行包装一个水城王子,假如他没死的话。水城王子的死,本来就是一个传说,没有人见过他的尸首,我们就假设他还活着。  包装?所有的与会者都莫名其妙。  是的,我们可以说,谁谁谁就是水城王子,趁着现在大家都没有任何办法,找到水源的情况下,会很容易的抓住一根稻草,来实现自己的梦。  那稻草能抓住吗?大家更是迷惑不解。  我们只是用一个虚设的水城王子,来迷惑大家。当所有的人都认为他是水城王子的时候,他也就成了大家心目中的。然后,以的号召力一起去找水城遗址的话,就比我们盲目的去找容易得多。说白了,这个虚设的水城王子,只是为了让大家再次有一个凝聚的力量。那样的话,一切就会在我们的操纵中了。  噢——大家似乎都明白了似的点了点头,但目光里露出来的,还是一眼的迷惘。  墩子,这个虚设的王子,就你来吧。你虽然在外貌上跟传说中的水城王子差别很大,但你的年龄和水城王子消失之前完全相仿。族长说。  我能行吗?墩子犹豫着。  行,你能行!所有的人都满怀期待的对墩子投来钦佩和鼓励的目光。    3、  听说西池村有水城王子显身的事情,起初,东河村的人根本当作笑话来说的。但久而久之,当他们很多的乡民因缺水而不是死去就是生命垂危的时候,他们就不得不渐渐的信以为真了。因为,自从听到水城王子显身的消息之后,西池村的人都神神秘秘的,而且,再也不曾见过他们的任何一个乡民因水荒而造成死亡,被抬出村子,埋在两个村子共用的葬坟场里。很明显的,葬坟场里东河村的坟数比西池村多了很多。在乡民们强烈的呼声中,曾经一棍子把墩子的父亲打得脑浆飞扬的东河村的那名男子,也就是被墩子的父亲当场指正破坏泉眼的那名男子,男子叫之余。之余找了一个比较晴好的天气,带着自己惟一的随从汪洋来到了西池村,来膜拜显了身的水城王子,以解救乡民与水深火热之中。  墩子在被包装成水城王子的那天起,就被族长安排在一个特殊的住所,那是西池村一个比较神圣的地方,类似于祠堂的地方,更准确一点的说,就相当于现在的庙宇,祠堂是供全村人祭祀祖先的地方,所以,祠堂里主要的地方就是正殿了。正殿占去了整个祠堂二分之一,香烟的缭绕和庄严肃穆的族谱画像让正殿显得神秘诡异,再加上一个一个的亡灵的牌位,更加阴气森森。正殿的两边,分别有两间厢房,墩子就被安排在西边的那间厢房里,除了吃饭睡觉,就是修行打坐。在这一段时间的修行打坐中,墩子已经完全脱变,比原来白了,显得秀气不少,整个人,也好像忽然就增加了不少的气质,和祠堂的气氛融合在一起,倒像是真的就是水城王子了。看来,包装还是很有效果的。  之余在西池村的族长的带领下,一跨进祠堂的门,心里就随着祠堂里庄严肃穆的气氛,而变得诚惶诚恐起来。紧跟在后面的汪洋,更是一副诚惶诚恐,毕恭毕敬的样子。之余想,东河村的祠堂,他也没少去过,怎么就没有过这样的感觉。看来,东河村的祠堂在气势上,还是不及西池村的祠堂了。回去了,一定得好好的整治一下祠堂了。  见到正在安然打坐的墩子,之余就长舒了一口气,心里的诚惶诚恐瞬间顿失,这不就是被自己砸了脑袋的那个人的儿子吗?记得当初,他还扑上来咬了自己一口呢?之余回过头,看着一脸坦然的西池村的族长,说,你们这是开什么国际玩笑,弄个小屁孩玩我?  族长不语不理,只是朝打坐的墩子施了施礼,说,小民参见王子。  墩子睁开眼睛,那双小而细长的眼睛,竟然绽放出一道寒光,犀利的似乎能穿透人的心脏,他说,今天的水够用吗?  托王子的福,够用了。族长说。  哦,我也只是用化水石暂时解决一下燃眉之急,这也不是长久之计。要想大家都能长期的饮用到水,必须找到有缘之人,和我一起找到水城遗址,方可。墩子的手里托着一颗拳头大小的石头,晶莹透亮,氤氲着一团清凉的水气,整个房间,一下子变得湿润了起来。  站在一旁的之余和汪洋看得目瞪口呆,再也不能小瞧眼前这个被他们认为冒牌货的水城王子了。赶紧对着墩子拜了又拜。说道,小民有眼不识泰山,刚才冒昧之言,还请王子见谅。我是代表东河村来拜见王子的,望王子能网开一面,也救救东河村的臣民吧。  水,是地球上的每一个臣民应该共有的,我来,就是来尽自己的职责。但水城已经被黄沙淹没,城毁人亡,不知所踪。幸亏还有这颗化水石被我一直带在身上,才能发挥一点作用。如果有有缘之人,有心之人,能随我一同找到水城遗址,得到父王的符咒,才可以找到水源。墩子说。  如果王子不嫌弃,小人愿和王子一同前往。之余说。  前路茫茫,只凭我们两个人的力量,根本不能完成如此重大的任务,既然施主有心,也一定是有缘之人。要行动的话,必须是两个村子联手。你回去准备准备,也劳烦族长在西池村找找,如果时机成熟,我们就择日出发。说完,墩子手中的化水石倏忽就不见了,就像它突然出现一样。墩子依旧闭起双目,进入了一种修行打坐的状态。  告辞了西池村的族长,之余和随从汪洋顺原路返回,在路上,汪洋说,主人,这其中,会不会有诈?  有诈不有诈,找到水源就好,我们可以见机行事。这次,西池村捡了便宜,我们晚了一步。  主人,就让我和你一同去吧。  东河村,也只有你和我去了。  得到了主人的应允,汪洋很是高兴,脚步也就变得轻快起来了。    4、  墩子一行四人,在一个清新亮丽的清晨,踏上了寻找水城遗址的征途。清晨的山间,早起的鸟儿上下翻飞,啁啾鸣唱,草茎间,滚动着露珠,晶亮晶亮的,映射着晶亮晶亮的蓝天碧云。汪洋坐在马车的前端,挥舞着手中的马鞭,“噼啪、噼啪”的声音和这清晨的交响一起,在浮云间飘荡。马车上,坐着依旧闭目打坐的墩子,满怀心事的之余,另外,还有来自西池村的一位后生阿当。阿当紧挨在墩子的身边坐着,一双灵动的眸子四下打量着,时而看着两旁的青山绿水,时而看着身边用一双小眼睛四处梭巡的之余。阿当的心里,时时刻刻的重复着临行前,族长的千叮万咛:阿当,你的任务,就是要保护好墩子,特别是他身上的化水石。 共 997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西医对逆行射精的认识
黑龙江的治疗男科专科医院
云南的专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自嘲26

下一页:打开窗户1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