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这些人那些事

2019/07/13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时间,是知道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人都随着成长所悄然逝去,忘记了吧,想忘,却不能忘,那些事,随着这些人,却一直深深刻印在记忆的大海里,美好

时间,是知道的,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人都随着成长所悄然逝去,忘记了吧,想忘,却不能忘,那些事,随着这些人,却一直深深刻印在记忆的大海里,美好而又怀恋……一幅幅绚丽多姿的画页。

--题记

模糊的记忆中隐隐约约留着这样几个影子,我很怕随着成长而忘记,便通过笔写下,成为以后美好的怀恋。

深深的感激

那时我在柳市小学的老师,她姓黄,是我们的班主任,教我们语文。当时,刚刚从上海转回来的我,真可谓是“人生地不熟”.是啊,对于一个从小几乎在上海生活的孩子,回到家,对于家乡,又了解多少呢?那时,竟连回家的路都不怎么熟悉。但对于这位老师,我不这么看,次与老师见面时,她穿着一袭淡紫色长裙,颇富有古典味,身上散发出一股浓郁的香。她不会因为我的学习跟不上而冷落我,相反的,她倒常常鼓励我,对于我作业或上课所回答的问题,她总会极力表扬我,说我哪儿词语用得好,或总在我的作业本上写上一句句饱含鼓励和表扬的句子。试想,这对于一个刚从上海转来的学生,该是有多美好哪!也因为这样,我对于自己有了信心,逐渐相信自己,去努力,也因为这样,使我有勇气去参加一年以后的公立招生考。对于这位老师,我一直怀着感激的心理。

所谓生活

这是我的另一位老师,她不教我的语文﹑英语以及任一门功课。她是我在公立的生活老师。我到现在还不知道她的姓氏,平常总叫着〝生活老师〞富有浓郁的感情色调。她对我和平常的学生一样,没有什么特别待遇的。她只管我们一个学期。当时我是寝室长,负责管理好这个寝室。当时的我,刚来到这个陌生的学校,该怎么管,怎么做,我不知道。而她,却十分热情地向每一个寝室长说着该怎样管理,怎么去做。不知认为她的这些是否就是她的优点,只知她待人很好,会帮那些忘拿衣服袋子的寝室拿上来,对于那些生病或发烧的学生格外照顾,并及时送去医务室,或打电话给家长或班主任。她对于扣分加分的也十分公正。也许这些并不算优点,相信每一位老师都会这样,但是她给我的感觉就是平易近人,十分的亲切。她不会因为自己是生活老师而放松,不会因为有学生背地里因为她的严厉议论她而生气。直到第二个学期,我才知道这位生活老师被换了,那是另一位老师。她被调去别的寝室楼了。当时,心里有些空空的,心里只记得老师的那些所谓我所认为的优点,和那个熟悉的身影。

〝经纬〞

比起前两位 ,这位更加的特别些。她是新来的社会老师,二十出头吧,刚大学毕业,我们这个班是她所任职教的个班级。她姓金,她的名字很奇怪,也正因为这个名字,时常成为以后大家取乐的话题,〝经纬〞。她二十出头吧,上课一点不严,但却富有趣味,同学们总在下面大声说话,她却没有什么办法,不像其他老师那样严格。

昨天,她对我们说她不再教我们这个班了,只因为期中考我们只有历史一门考差了,学校决定不再让她教我们了。不知这消息是好是坏,只知当时很多人都大哭了,真的哭了。我同桌也哭了,那样的彻底,明明他平时上课不守纪律,还被老师经常批评。不久前,他还对我说:“金玮这个家伙,上课这么烂,怎么还不被换掉啊!”话虽是这样说,但现在呢?老师说,新来的老师姓董,是教实验班的,课上的会比她好很多。但是,那平常上课纪律差的人,今天却像变了似的,他们应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一直大叫大嚷,让金玮不要走,否则全能考故意考差,让老师回来,她也哭了,小声地哭了,也许是因为自己是老师,她只是笑笑,她当时说:“只需要你们全能考给我考好了就好,考好了,我开心,你们自己也开心,家长又开心,大家都开心!”其实,到现在,我也不知道金玮老师走了到底是好是坏,她离开了,以后上课在没有人常常念错字了,再没有“经纬”这两个字的话题了,再没有老师那常常挂在嘴角的微笑了。再没有了……

现在,不知可否,同学们真的很想她留下,但却没有办法。她说期中考的礼物会照常发下来,不知这的礼物又会怎样,它又代表着一个怎样的含义呀!

想想

伴随着成长,许许多多的人慢慢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就像那难得一遇的流星,“哗”的一下,迅速在天空中划过,短暂的,但,却留下一条美的弧线,异常美丽。我总认为我是一个特爱怀念的人,对于那些我所爱的人,和那些爱我的人,在时不时地,总会忆起他们,即使知道就这样做也没什么用。在此,我想真正的一次,发自内心的感叹。

啊!这些人,伴随着那些事,伴随着那时的点滴,将会一直一直的封存在记忆的大海里,他们留下了一个个美的烙印。永远也不会忘记。

一直一直……

(因为这几件事是在我不同时候的,所以比例会有很大差别,我按照事情的先后所凭借记忆写下,尽自己的记忆。)

辅助生殖技术
昆明专治癫痫好的医院
昆明较好治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缪斯2

下一页:语梦尘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