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天涯小说残阳如血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  天边,残阳如血。  宫内一片混乱。  “流寇张献忠在川称帝,建元大西!”  “流寇李自成已进犯至京城之外!”  “大将祖大寿被俘,

(-)  天边,残阳如血。  宫内一片混乱。  “流寇张献忠在川称帝,建元大西!”  “流寇李自成已进犯至京城之外!”  “大将祖大寿被俘,孙传庭被杀!”  “满贼多尔衮已拥重兵于关外!”  接连数年,各处战局逐渐不利于朝廷,朝廷的兵员、响银已到了捉襟见肘的地步。而近一道道的坏消息更将崇祯折磨得憔悴不堪。  当年,年方十七而登皇位的崇祯意气风发,及后铲魏忠贤、修历法、招降张献忠等一系列手笔彷佛让人看到了朝廷的希望。可崇祯毕竟独木难支,大明帝国各种问题依然积重难返,加上饥荒四起,饥民聚众起事以致反者越来越多,随后各处战局急转直下:在川中,献忠流寇降后复反;在中原,自成同党剿之不尽、散又复聚;关外,自袁崇焕、毛文龙被斩后,再无可胜满贼之人,满贼一直驻于关外虎视眈眈。  于是,崇祯瘦了,面容清削,颧骨突起,眼窝深陷而无神;头发早白了,当初初登皇位时,因为宵衣旰食、朝干夕惕而白了半头,如今,却因战局接连不利,一直惶恐断送了祖上遗下的江山而白了另一半;胡子也好几天没剃了,拉拉渣渣的,也都白了;龙袍、金丝冠等已有些日子没有穿戴了,一身的素装犹显邋遢。  (二)  顶着头上如血的残阳,崇祯决定简服轻装的出行,一来察看京城生活次序;二来顺便散一散颇为凌乱的心。  已然立冬了,京城早已显得萧条不堪。北风呼响,黄叶飘零,儿时热闹繁华的京城早已不见了。路上的行人异常慌乱,都是老人妇孺居多,青壮的或者远逃了,或者做了流寇,也或者被征上了战场。各种店铺、摊档稀稀落落,或半遮掩着,或紧紧的关闭着。路边繁盛的野草及肆无忌惮窜行的耗子更显现出京城这一片破败的迹象。  看着这些景象,崇祯心痛不已,想来大明王朝自太祖开国以来,历经十六朝、二百七十余年,曾盛极一时,疆域辽阔,附庸国无数,到了今日,却如此破败,焉不悲痛?  崇祯的父亲光宗即位一月有余便亡,兄长由校继位五年而亡,因无后而传位于崇祯。即位后的崇祯亦想重振朝纲,一来不致百年之后愧对列祖列宗;二来亦想于史册上留下自己一世英名。不想各种举措难以凑效,国运越发颓败,有气数已尽之势,如此,自己岂不是成了亡国之君?崇祯越想越心痛。  不远处,一个测字摊头,兀自吸引了崇祯。测字先生懒懒的斜倚着,看年纪,应是七十余岁的老头儿了。  “正好测算一下国事。”崇祯暗忖。  崇祯上前,问:“先生,如何测法?”  测字先生:“由字可测算出个人、家国的运程,不知阁下想测算什么?”  崇祯:“如今世道颇乱,就测算国家大事吧。”  测字先生:“君出何字?”  崇祯随口而说:“友。”  测字先生摇头急道:“不好,‘友’乃‘反’字出头,说明反贼已经出头了,社稷有危!”  崇祯连忙改口,说:“是‘有’字,与‘友’同音。”  测字先生更加惶恐的说:“此字测算国事,更加不祥,‘大明’二字,各去一半,便是‘有’,说明大明江山已经去了一半了。”  崇祯又连忙改口,说:“我说的是‘酉’,申酉戊亥的‘酉’。”  测字先生面容惨然,道:“此字更不是什么好兆头,天子的‘尊’,上空下空,便是‘酉’,如此,天子将亡,国亦将亡。”  崇祯面容一片惨白。  此时,天已逐渐的暗了下来,如血的残阳也已悄悄的隐落在天的那一边。  (三)  回到宫里,崇祯心境已然极坏,“哗啦啦”,一阵响声过后,桌椅、烛台、各种瓷器、金银铜器撒了一地,一片狼藉。  侍婢、侍监们知趣或者惊恐地退到远远的地方,宫里灯火昏黄,冷清而幽静。  “唉——”想着战局的不利,想着京城的破败,想着今日测字一事,崇祯不由得仰天长叹。  “由检,因何而叹?”一句柔柔弱弱的声音传了过来。  崇祯循声而望,原来是心爱的净妃已不知何时已走到了跟前。  净妃本名素儿,与崇祯的相识颇为传奇。那一年,崇祯率众到山林打猎。那时崇祯年方二十,年轻好强,到了山上便拨开众人阻拦,单马突入林中搜猎。正遇见一猛兽追逐一白衣少女,危急关头,崇祯弯弓搭箭,猛兽应声倒下。白衣少女得救了,细问之,得知少女名曰素儿,亦不过年方十八,自少父母双亡,与兄相依为命,后兄又亡于战乱,今日正为其兄忌日,便上山拜祭,不想遇上猛兽,幸有崇祯搭救,方才拣回了性命。  崇祯见素儿肌肤雪白,有闭月羞花之貌,可谓出落得楚楚动人,更兼口齿伶俐,便满心欢喜,更怜素儿亲人俱亡,孑然一人,便将其带入宫内,纳为才人。  后来,相处日久,更见素儿学识渊博,能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而琴棋书画等更是无所不精、无所不能;家事国事问之,俱能对答如流。更喜的是,素儿从不好攀比,也不做结党营私的事,亦从不说他人闲话,只是喜欢一个人静静的做着自己份内的事。  由是,崇祯对素儿更显宠爱有加,不久便擢为妃嫔,封号净妃。偶有家国大事,崇祯亦喜欢与素儿探讨。而素儿,亦喜欢崇祯的才华与勤勉。因此,二人恩爱有加,在宫里,素儿是得崇祯宠幸之人。亦因此,崇祯与素儿在宫里从不拘谨于君臣大礼,每每俱是以姓名称之。素儿曾经语带双关的对崇祯说:“我本是平民,幸得夫君厚爱,在宫赏尽荣华富贵,但我却希望我们俱是平民之身。”崇祯因为忙于朝务,对素儿的说话并没有仔细的体味。  崇祯见素儿走了过来,心里一阵激动,便将测字一事与素儿说了。  素儿叹了口气,说:“夫君自即位以来,一直不迩声色,忧勤惕励,殚心治理,亦出了不少挽大厦将倾的举措,比如处死魏忠贤、弃用宦官等。但很多问题已经积重难返,这已经不是您一人可以解决的。当然,亦有夫君刚愎自用、猜忌大臣、用人失察的地方。”  崇祯说:“愿素儿仔细陈说。”  素儿说:“处死魏忠贤、弃用众宦官后,万众欢腾,本是一个重振朝纲的良好契机。但夫君随后又重蹈列朝的毛病,复又信任宦官,让宦官再次成为权倾朝野的要员,就连行兵打仗亦任宦官为监军,如此,焉能不败?要知道,宦官们并无真才实学,俱是拍马溜须、阿谀逢迎、夸夸其谈之徒。空谈误国,古人早已有云。”  顿了一顿,素儿继续说:“自贼寇自成、献忠聚众起事以来,朝廷一直焦头烂额,筹集军饷是其中为艰难之事,朝廷只好不断加重赋税,但这样更加导致民不聊生,于是反贼越来越多,这就不难理解为何流寇总是散了又聚、剿之又散乃至永远剿灭不完的原因。”  “素儿认为,流寇们的组织性、纪律性极差,自成、献忠之徒也没什么政治抱负,他们奸淫抢掠、无恶不作,但依然有不少百姓积极投奔,说明投奔者只不过为了得到一时之裹腹御寒罢了,亦是无奈之举。”  崇祯说:“我明白素儿所说,但朝廷确实没有粮饷可用,除了加重赋税,别无它法。”  素儿说:“其实朝廷到了今日之窘境,固然有灾害等其它原因。但素儿认为,百官不和,满朝贪腐才是致命的。纵观满朝文武,文者夸夸其谈;武者手无缚鸡之力,各怀私利,贪腐不止,互相排斥,贤良受屈。譬如,近下旨要百官捐助军饷一事,在国难当头之时,连富甲一方的皇亲国戚也捐之甚少,可见百官私欲之心如何膨胀。可恨的是,夫君平时对这些贪腐行为似乎视而不见,还美其名曰以贪治贪,结果任由滋生蔓延,以致越演越烈,已呈难以挽回之势。其实,若当初以处死魏忠贤一事为契机,施以重典,惩戒众贪,任用贤良,百姓必不思反,如此,又何愁朝纲不振、国运颓败?”  不等崇祯回话,素儿继续说:“除了朝令不善之外,夫君用人失察也是颇为重要的原因。譬如贼首献忠率众归降时,若借鉴古时孟德用人之策,充分信任之,献忠又怎能再次思反?又如复重用宦官一事,直至导致朝廷文者不敢举张,武者不能施展。失策的莫过于斩杀袁崇焕一事,其实,袁崇焕在辽东一直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当年满贼悍首努尔哈赤就是死于袁崇焕之手,雄才大略的皇太极也屡屡败于其手,可见袁崇焕之作用。但夫君仅仅凭宦官的片言自语加上自己的猜忌,就轻而易举的斩杀了一员良将,从此,关外再无胜满贼之大将!从中也足以说明信任宦官的危害之烈。”  崇祯长叹一声,说:“素儿所说皆是事实,可惜近战局不利,害我焦头烂额,竟疏于与素儿谈论国事,否则,亦不致于此。”  素儿说:“夫君平时忙于朝务,且滥信宦官,素儿有口难说啊!”  崇祯说:“素儿,今夜但说无妨,素儿有何良策扭转颓势?”  素儿说:“朝廷当下之急,一是任用文武贤良,罢免宦官,施以重典治理贪腐;二是轻税于民,开仓济难,实行耕者有其田,如此,百姓必不思反,久之,自成、献忠等流寇必极易瓦解;三是速派良将赴关外镇守,素儿观多尔衮其人,有雄才大略,并非自成、献忠等人可以相比,实为我朝心头大患。不过,很多问题都已积重难返,纵有良策,为时已晚,局势恐难逆转……”  说罢,素儿轻叹一声,眼含泪花,作欲说还休之状。  崇祯含泪说:“我明白素儿所说,但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亡国之臣。”  说罢,崇祯拥着素儿而泣。  这一夜,崇祯拥着素儿而眠……  (四)  一觉醒来,已是日上三竿。  崇祯睁眼看时,身边床榻徒剩自己一人,素儿早已没了踪影。  “素儿!素儿!”崇祯四处叫喊,却无人应允。  桌子上一张素笺吸引了崇祯,细看之,原是素儿手笔,上书:  由检:我的前身本为殷商苏护之女苏妲己,本专于琴棋书画,后被一千年狐妖上身,并入选宫内,成为纣王身边一嫔妃。因为狐妖极善风月之事,以致纣王荒淫无道、残暴不仁,终导致殷商为周武王所灭,后人便将殷商灭亡的祸首加于我妲己身上。传至地府,阎王罚我永不能投胎再世,后由于素儿日夜伸冤,阎王动了恻隐之心,恩准我再次投胎。不想来到尘世十余载,父母、兄长接连亡去。那日上山祭兄,遇猛兽袭击,危急之际,幸得夫君及时搭救,自此,我便知与夫君今世的孽缘已无法逃避。相处多年,夫君的勤勉一直为素儿钦佩,但社稷之危,独木难之。国运衰落,气数渐尽已是不争之事实。其实,这一切,皆是素儿所致,我的前身已致殷商灭亡,今大明又将倾,实因妾身狐妖余孽未绝之故。我曾说,希望我们俱是平民之身,就是希望我们不在帝王之家,而以平民的身份,厮守终身。但一切都是天命难违,不是你我可以任意扭转的。大明将倾,君非亡国之君,妾实为亡国之人!我去了,实为无颜以待,等你看到这一素笺时,我早已投河自尽,故夫君不必遍寻于我。愿来世你我为平民之人,共赴一场完美爱恋!素儿绝笔。  崇祯泪流满面,大叫:“素儿!素儿!”  四周寂静,只有一缕响午的阳光透着窗户射了进来,投在崇祯的脸上,异常惨白……  (五)  城终于破了。  这一日,太监曹化潡启开彰义门,贼首刘宗敏率众蜂拥而入。  崇祯把太子及永王、定王送到外戚家,然后挥剑斩杀长公主,说:“为何汝偏生于帝王家?”但下不了狠心,只斩了一臂。随后又叫皇后自尽,就这样折腾了一夜。  次日黄昏,崇祯站在煤山上,放眼城内,但见烽火连天,狼烟四起,贼兵四处杀掠,而官兵及百姓则四处逃窜,叫喊不绝;再观天边,残阳殷红如血,远远的映在崇祯的脸上。  “国已亡,臣民受难,我有何面目去见列祖列宗?”崇祯自言自语地道。  接着,崇祯仰天长叹,道:“朕非亡国之君,诸臣尽亡国之臣。素儿,来世等我,我必不生于帝王之家!”  说罢,以长发遮面,将绫缎慢慢的套上脖子,然后慢慢的合上了双眼……  彼时,如血的残阳正被渐浓的暮色吞噬。  二〇一一年二月二十七日  (发表地址链接:http://short.goodmood.cn/a/2011/0227/5_22864.html。此句编后删去。) 共 4574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宫腔积液的危害原来这么多啊,千万别忽视
哈尔滨的专科医院治男科
云南治癫痫病的专科医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