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流年存在短篇小说江山文学网1

2019/07/13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一条大路哟通呀通我家,  我家住在哟梁呀梁山下。  山下土肥哟地呀地五亩啊,  五亩良田哟种点啥。  谁会记得我的模样?  谁会记得我受过的

一条大路哟通呀通我家,  我家住在哟梁呀梁山下。  山下土肥哟地呀地五亩啊,  五亩良田哟种点啥。  谁会记得我的模样?  谁会记得我受过的伤?  谁的欲望谁的战场,  让我们都背离善良。  ……  听到这熟悉的歌声,我就知道我们家小主人来了。我赶忙停下手中的活计,远远望去,在遍野金黄的油菜花园那端,在一条幽深的林荫小路上,只见一个手提竹篮、身穿黄色上衣的小姑娘正蹦蹦跳跳地向我们这边走来。  她的歌声是那么甜,她的脚步是那么轻盈,她的笑容又是那么灿烂,她沐浴在春风里,就像一朵自由行走的油菜花。淡淡的清香,优美的旋律,令我们遐迩也令我们心醉。霎时,我们忘记了疲劳忘记了烦恼,我们被“小天使”的无邪感染,我们也禁不住随着她的节拍手舞足蹈。不一会儿,燕子呢喃,蝴蝶翩翩,整个田野瞬间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  如同她的俏丽模样一般,小姑娘的名字也非常喜人。她叫恬妞,芳龄十二岁,是我们的老主人白胡子爷爷的掌上明珠。从他们祖孙俩的对话中,我对她和她家有一个大概的了解。尽管恬妞天真烂漫,但她却是个不幸的孩子。她是家中的独生女,本应千娇万宠,但她三岁那年,厄运却突然降临到她的头上。那年冬天,在外打工的父母回家途中遭遇车祸双双身亡,这突如其来的变故,给她的家庭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也给她的童年蒙上了一层厚厚的阴影。肇事司机至今仍逍遥法外,父母就这样含冤而去,爷爷便成了世上的亲人。从此,她和年逾古稀的爷爷相依为命;从此,她的人生出现了重大的转折。值得欣慰的是,这孩子自此更加乖巧懂事,生活上不用爷爷操心,学习上也格外努力,那陋室里高悬的密密麻麻的奖状,那白胡子爷爷常常挂在脸上的笑中带泪的表情就是很好的证明。泪水也常常模糊我的双眼,我被这个姑娘坚韧顽强的生命力所征服。姑娘,你的存在就是你家的希望,你的成绩就是对父母的慰籍,你的健康你的进步就是你全家的幸福。姑娘,你祖孙俩个个宅心仁厚,对我们照顾有加,和你们在一起,我们很温暖很惬意。姑娘,也许你听不懂我们的表白,但我们有一颗感恩的心,我们无时不忧愁着你们的忧愁,快乐着你们的快乐。姑娘,今天是个周末,你又看我们来了,踏着你的歌声一起劳动,我们的心真比蜜还甜……  小曲满山飘,太阳当头照。泉水叮咚响,花儿微微笑。恬妞曼妙的歌声给我们平添了不少欢乐,我们劳动的热情更加高涨了。为了这个命途多舛的家庭,为了可爱姑娘的美好明天,也为了我们家族自身的生存繁衍,我们拼命工作,我们同时间赛跑,我们一道心连心与老天爷争分夺秒。  火辣辣的太阳照得我头晕目眩,我已感到口干舌燥饥肠辘辘。环顾四周,我的小伙伴们大多下班回家了。远处,恬妞也正兴高采烈地挎着盛满鲜花的竹篮往回走。伴着婀娜的脚步,她头上的马尾辫一甩一甩,那样子好看极了。  看看时辰不早,我正欲招呼其他同伴一块收工回家,耳边忽然传来一阵“嗡嗡嗡”的响声。我还没缓过神来,就听有同伴在喊,不好了,敌人来了!蜜蜜,快跑啊!说时迟,那时快,站在花朵的边沿,我刚要展翅起飞,不料头顶一群凶猛的大黄蜂就像重型轰炸机一样早已向我们俯冲过来。它们潜伏已久,它们是趁我们的大部队不在而专门过来搞偷袭的。我们毫无防备,我们无路可逃,我们仓促应战。  从田间打到空中,再从空中打至田间,反反复复几十个回合,我们始终摆脱不了它们的包围。它们人多势众,我们形单影只,再加上劳累了一上午体力透支,我们远远不是它们的对手。一个二个三个,眼看我们的伙伴都倒在了它们的血盆大口之中,我怒火中烧,决心和侵略者殊死一搏。我圆睁双目,紧握铁拳,发疯似地扑向了它们。  蜂拥而至的强盗将我围了个水泄不通,我毫不畏惧,拳打脚踢拼尽全力做着的抵抗。就在我顾此失彼的时候,一个盗贼伺机从后面抱住了我,另一个则趁势冲我的面部“啪啪啪”狠狠地打了几拳。我眼前一黑,“唰”地一下像片凋零的树叶从空中栽了下来。  它们紧追不舍,我知道今天难逃此劫,心里想着要高喊口号,喉咙里却像堵住了东西,怎么张嘴也喊不出声。  我的身体急速下降,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就在我万念俱灰的时候,忽然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什么东西牢牢接住了。我渐渐嗅到了馨香的味道,我怀疑自己已经步入天国,我下意识地掐了掐自己的大腿,强烈的刺激告诉我,我还活着。生命的存在,让我喜出望外。我连忙睁开眼,发现自己的身体掉到了一堆灿若朝霞的花丛中,花丛的周围是一个椭圆型的竹篮。竹篮被一只纤细的小手高高托举,竹篮的下方,我已感觉到小主人那急促的呼吸。  是她,真得是她,是我们的小主人恬妞来拯救我们了。从她气喘吁吁的声音中,我明白她准是听到了打斗声后飞速奔跑过来的。主人就是主人,关键时刻还真能挺身而出。此时,我的身体虽不能动弹,但眼泪还是忍不住夺眶而出。  见小主人犹如神兵天降,我周围的散兵游勇都无心恋战,纷纷向她脚下聚拢。普天盖地的大黄蜂也跟着追了过来,小主人急忙将篮筐中的花朵飞快地盖在我们的身上,为我们做好掩护,她则提起竹筐准备驱赶来犯之敌。  到手的猎物不见了,大黄蜂将怨气发泄到小主人身上。它们张牙舞爪向小主人发起了疯狂的攻击,小主人毫无惧色,挥舞起竹筐使劲击打着它们。“噼里啪啦”大黄蜂的尸体掉了一地,但很快又有一批飞了过来。小主人的身上也多处被蜇伤,她边奋力还击边大声呼喊,渐渐的,她的气息越来越弱。她的呻吟令我抓狂,在花簇下面,我感到窒息,感到心口隐隐作痛。  听到恬妞的呼救,众乡亲纷纷从四面八方跑了过来。他们手持树枝、铁锨等武器,将黄蜂铲的铲,杀的杀,不一会儿,剩余的歹徒便被打得落荒而逃。  等她的爷爷闻讯赶来,小恬妞已被人抬上了三轮车。她的额头、颈部和手臂鼓起了许多核桃大的肿包,毒液不断在她身上扩散,她的生命危在旦夕。白胡子爷爷扒开众人疾步上前,费力爬到车上,攥着孙女的手禁不住老泪纵横。老人一遍遍呼喊着她的名字,车子即将启动,此时,她慢慢睁开了红肿的双眼。她已不能开口说话,她侧身向车左下方指了指。有人手疾眼快,将她先前摔坏的竹篮拾了起来。她摇了摇头,继续指着那个地方。大家面面相觑,都不明白她的意图。她的眼瞪得更大,手臂木棍似的直直地指着那个方向一动不动。“唷”她的爷爷一拍脑门,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急忙命令人们将地下堆积的花束扒开,将埋在里面的我们一一释放了出来。“哇,好感人啊。”人群中,不知是谁喊了一声。大家纷纷交口称赞,恬妞见我们安然无恙,随即微笑着合上了眼。  车子飞快地向县城驶去,我们的心也跟着她一路飞翔。我们默默为小主人祈福,我们拜托清风,希望它能早日给我们带来佳音。  晚上,我们归巢后,蜂王及时召开了全体会议。她首先代表大家向英雄的恬妞表示敬意并祝愿小主人能够早日康复,我们纷纷报以热烈掌声。接着蜂王又强烈谴责了大黄蜂的暴行,并对我们今后的任务提出了严格的要求。她说,主人为我们舍生忘死,我们一定要知恩图报。今后,我们要更加努力的工作,抓住一切机会,利用一切时间,争取采来更多更好的蜜,以实际行动报答他们的养育之恩。我们听了都频频点头,表示完全支持领导的决定。接着,蜂王还对我们的工作做出了具体的部署。她说,主人祖孙俩这一去,不知何时才能回还,这期间,我们一定要兢兢业业将自己的本职工作做好。我们千万要提高警惕,严防敌人乘虚而入;我们要搞好内部团结和邻里关系,限度地孤立敌人;我们要讲究斗争策略,争取以和平的方式谈判解决矛盾及问题。,她还特别强调了安全的重要性。她说,安全问题是个老生常谈的话题,不能麻痹不能流于形式。要真正做到万无一失,关键是要有安全意识,关键是要防患于未然。她说,所有成员外出时务必要统一、集中行动,不允许单枪匹马,不允许蛮干。她说,我们要相信恶有恶报善有善报,相信正义必将得到伸张。她说,即使我们一无所有,我们也不要失去信心。只要有爱的存在,就没有克服不了的困难;只要我们万众一心,的胜利就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会后,我们进行了分组讨论,并向上级递交了我们的决心书。  几天过去了,主人依然音讯皆无,我们只好在惶恐、忐忑、焦虑不安中慢慢煎熬着。简朴寂静的农家小院里,除了我们,就只剩那条忠实的牧羊犬了。  提起那条牧羊犬,我的心中就充满了敬佩。它是我们这个大家庭的功臣,也是白胡子爷爷的救命恩人。  以前,每当我们大部队出去采蜜的时候,可恶的黄蜂总是趁着后方空虚,鬼鬼祟祟地到我们家里偷取果实并威胁蜂王的安全。我们鞭长莫及,所以十分担心和后怕。自那条棕色的牧羊犬来到我们家之后,我们就完全没有了后顾之忧。它高大威猛,它的嗅觉、听觉都很灵敏,而且对主人忠贞无二,一但察觉到敌情,它就会不顾危险地冲上去将其赶走。有了忠犬的相伴,我和我们的主人心里都踏实了许多。  有一次,白胡子爷爷见我们蜜蜂家族的数量越来越少,他感到既奇怪又难过。经过长期跟踪观察,他发现是大黄蜂经常在半路伏击我们,他对此感到非常气愤。他对大黄蜂恨之入骨,他决心除掉它们,他千方百计寻找到了大黄蜂的藏身之地。经过一番周密部署,他身穿防化服,肩背喷药桶,全副武装地领着他的爱犬出发了。大黄蜂的老巢建在乱云山绝壁之上,根本没有路可走。白胡子爷爷年事已高,攀爬起来异常艰难。那条爱犬在前方引路,他一步一喘地在后面跟行。时间一点点过去,他身上的汗水越来越多,他的脚步也越来越慢。就在他即将到达半山腰的时候,他忽然感到一阵心慌,于是脚下一滑,一个站立不稳连人带药桶瞬间便滚下山去。幸亏下方的松树挡住了他,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尽管捡回了一条命,但他的腿和腰还是伤得不轻。他已经不能动弹,那条爱犬始终不离左右看护着主人,直到山下有人听到犬吠将他救起。事后,那人回忆说,想起胡子爷爷所处的险境,想起他要攀爬的悬崖,我就感到心惊肉跳。就那条路,莫说是年逾古稀的老人,就算是身强力壮的年轻人也不可能上得去。那人还对老汉的牧羊犬夸奖了一番,说,如果没有它的坚守和帮助,老汉那次恐怕真得凶多吉少啊。  凉风习习,月光如水,勾起了我对主人的无限思念。我悄悄地起身来到庭院,见那条牧羊犬还在四周不停地巡逻,我心中充满了感激。我没有去打扰它,而是径直飞到了主人的窗前。透过皎洁的月光,我看到了屋里那些破旧的床铺和家具,看到了桌子上的那半盒香烟以及没有喝干的那壶老酒,还有那把悬挂在墙上的沾满灰尘的二胡。白胡子爷爷是个地地道道的票友,别看没多少文化,可唱起京戏来还真是有板有眼。尤其是半斤老白干下肚以后,他经常会旁若无人地扯开嗓子吼上一番。他趁着酒兴手持二胡自拉自唱,眯着眼白胡子一翘一翘的,那种老顽童似的放松的神态真让我们忍俊不禁。老爷爷是个热爱生活的人,他的那种乐观豁达的性格令我们津津乐道。他这种年纪,本应安享天年,却因为偶然的变故,不得不挑起了家庭的重担,这真让我们心酸。我在他的窗前不忍久留,便向左侧飞去。左侧厢房是小主人甜妞的卧室,屋里的摆设虽然简单但很整洁。我瞧了瞧那张熟悉的书桌,她的课本还在上面端端齐齐地排放着,她的作业写了不到一半,那娟秀的文字一如她的脸蛋一样漂亮。睹物思情,我的心里百感交集。这么一个前途无量的花季少女,为了我们遭此横祸,我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蝼蚁尚且知恩图报,何况我们蜜蜂乎?看到恩人落难,我不能袖手旁观,我要帮住助她,我要替她报仇。我抹了一把脸上的泪水,暗暗立下了誓言。  小主人的伤情牵动着我们大家的心,我们以各种不同的方式表达自己的夙愿。有的拼命工作,以丰硕的劳动成果来报答主人;有的挥笔泼墨,将自己的思念全部写进诗歌里;还有的义愤填膺,鼓动大家全体出动欲与大黄蜂决一死战。  谋士无珠先生给蜂王建议,希望能以和平方式解决争端。他说,冤冤相报何时了,俗语退一步海阔天空嘛。他说,天下大道,无论阴阳黑白,存在就是合理的,这是天意,非人力可违也。他还说,我们和大黄蜂并非一定要势不两立,通过谈判通过重新划界,我们完全可以兼容并存。蜂王听了点了点头,她问这事具体该如何操作。无珠说,我们可以先派人去游说,让它们认清形势,让它们纠正错误观点,然后再签订一份和平条约,这样,我们就高枕无忧了。蜂王听了十分满意,就接下来的执行人选征求他的意见。无珠说,我们的队伍人才济济,区区特使何足难哉?“北郭南周”乃神州名嘴,“欢乐至上”则是我们蜂群独有的脱口秀之双雄。依我看,就派欢欢和乐乐去吧,他们一唱一和,死人都能说活。他们出马,保准旗开得胜保证不辱使命。蜂王听了眉开眼笑,她拍着无珠的肩膀说,好,就这么定了。 共 11986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哪家专科研究院好
云南癫痫的研究院
如何预防癫痫发作呢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