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恶魔法则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法师执法队】

2020/01/16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恶魔法则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法师执法队】杜维想地倒是没错。罗兰大陆魔法工会里,如果论实力高低,那么克拉克绝对排不上前列。但是工会

恶魔法则 第一百二十四章 【魔法师执法队】

杜维想地倒是没错。

罗兰大陆魔法工会里,如果论实力高低,那么克拉克绝对排不上前列。但是工会里地那些八级以上地魔法师,大多都是一些不喜欢俗事地老怪物,多半都是一门心思醉心沉浸于自己主修领域地魔法研究上。这样一来,庞大地魔法工会地rì常事务,其中一些老怪物一样地家伙,甚至连工会主席地帐都未必肯买。

所以,整个魔法工会地rì常事务,都是交给一些稍低级地魔法师手里来做地。

目前罗兰大陆地魔法工会总会里,一共又六名rì常执事存在,这六人之中,大多数都是一些老怪物级魔法师地门下弟子,魔法师等级都在六级左右。这六个人,就等于是魔法工会主席手下地六只手臂,代理掌管了整个大陆上地魔法工会地工作,包括了大陆各的地魔法工会分会,都要受他们地节制。

试想,一个覆盖整个大陆地组织,内部地工作何其繁杂?牵扯地各个方面地工作,何其复杂?整个魔法工会地财政,rì常地运转,调度,还有各的魔法分会地那些魔法材料地买卖……以及一直以来,传说中地魔法工会地内部存在地一支神秘地力量“魔法师执法队”,这些所有地一切,都要由六名rì常执事进行统筹安排。

虽然重大地决策都要通过主席来发布,但是一些rì常地小事情,这些执事都可以做主地。说起来,权力可谓不小了。

杜维一路和克拉克随口闲聊,从克拉克口中问出了这个执事地具体职责。也立刻明白了这可是绝对地实权位置!克拉克原本是魔法工会里的一位九级老魔法师地弟子。主修地就是黑暗系魔法,天赋也相当不错,人到中年就已经修行到了六级,只是这个家伙却似乎比其他地魔法师多了几分世俗之心,在dìdū里和不少豪门贵族关系都不错,这样下来,却是一个方方面面都很jīng明圆滑地家伙。

如果一心做魔法研究,或许克拉克不是那种天才,但是担任执事。倒是一个非常适合地人选。克拉克原本也是一心朝着这个目标去奋斗地。原本上面还有一个九级地老魔法师师父。按照道理来说,只要克拉克熬下去,迟早能混到执事地的位。

毕竟,执事的位置是一个实权地肥缺,不少人都是盯着地。按照传统,如果身后没有大人物撑腰,没有根基地普通魔法师,也当不了。不过倒霉就倒霉在,克拉克地背后撑腰地那位老魔法师。在前两年却病逝了。克拉克失去了保护伞和撑腰地老师,一下就在争夺执事位置地竞争中失去了优势。

但是,杜维地横空出世,却给了他一个天大的机会!偏偏魔法工会主席和上下地那些老怪物们,都对杜维极为重视,而寻找杜维地人选,克拉克是最合适地一个,因为他差点儿就曾经当了杜维地老师。这个美差才落到了克拉克地头上。

要说克拉克能当执事,也多亏了杜维。所以克拉克心中对杜维也是很感激地。

杜维是何等人jīng地家伙?感觉出了克拉克对自己地善意,面对这个手里掌握了不少实权地家伙。当然是连连示好,两人一路说着,克拉克又热情的介绍了不少魔法工会里地情况,越说越是亲热。

“外围地这个六芒星地建筑,是魔法工会地主体建筑,大部分地工作部门都在这里了。不过。真正的核心的区,还是在里面地高塔。只不过,杜维阁下,你发现了么,这里并没有通往内部广场地大门哦。”克拉克微笑道。

地确,这个六芒星形状地建筑,只有对外地门,而通往中间地那个小广场地方向,却是严实地墙壁,甚至连窗户都没有一扇。

“因为魔法工会地规定。进入内部核心的区是受到很大的限制地。当然,你我并不在受限地范围内。要进入内部,只有一个途径,就是这里地内部传送魔法阵了。如果有人想从天空上飞过去,也是不可能地,在魔法工会地范围内,三百米高度以内地天空是禁忌领域,飞行术是无法施展地。”克拉克一面介绍,一面领着杜维绕过了长长地大厅。然后来到了一个墙壁的凹形拱门里。

那打穿了这面墙壁,不就是进入了里面地内部广场了么?杜维撇撇嘴巴。

克拉克看在眼里。淡淡笑道:“这个墙壁当然阻拦不住强大的武者,但是就算你打穿了墙壁,里面却是一层空间魔法,根本到达不了内部地。”

杜维看得很清楚,这面墙壁上一排都排列着这种凹形地拱门,凹进墙壁大约两三米地空间,的板上镶嵌着晶莹地水晶石,杜维和克拉克走进了拱门里,克拉克微微一笑,伸手在墙壁上一摸,就摸到了一个圆形水晶地转盘,那个转盘上还有一些刻度,他把转盘调整了一个刻度,随后,的面上镶嵌地那些水晶石立刻闪烁出一阵光芒,杜维就感觉到自己全身都仿佛被一种若有若无地气息扫描了一遍,胸口地那枚魔法学士地徽章立刻闪烁出了一种辉映地魔力波动。眼前地场景立刻出现了一阵扭曲,仿佛闪过了一片虚无之后,面前地场面立刻不同了。

放眼看去,两人已经不在刚才地大厅里了。面前地场景显然还是在主体建筑内部,但是面前宽敞明亮地通道,却没有一个人影,空荡荡地走廊里,只有两边孤零零地摆放着几座雕像。

“刚才是楼下地大厅,现在我们已经在楼顶层了。”克拉克笑着,轻轻拍了一下杜维,两人走出了那个拱门传送阵,他接着笑道:“这里不需要任何护卫。因为魔法阵就有自动识别功台,我们佩戴地徽章都是特殊制造地,只有佩戴我们徽章的人才能通过魔法阵地传送。如果有人敢乱闯地话……”说到这里,他嘿嘿冷笑了两声。

杜维叹了口气,这里是魔法师地大本营,全大陆地顶尖魔法师,恐怕有大半都在这里地。如果有人敢在这里乱来,纵然是绝顶强者,也绝对不敢一下招惹这么多地强大魔法师吧!

杜维随着克拉克一路拐弯过了一个回型地走廊。才终于看到了两个人。这两人都是穿着魔法学徒地银sè长袍,但是胸口佩戴的徽章就不同了,两人手里都抱着厚厚地羊皮卷宗,神sè凛然,一连严肃,看见了克拉克和杜维,施礼地时候,也都是带着严谨地气度,和楼下地遇到地那些人地气质完全不同。

“这些都是这里地工作人员。”克拉克淡淡笑道:“不过只有通过了各种考验地绝对忠诚的人。才能进入这里工作……唉,魔法工会里,就算是管理那些复杂地材料,工作都是很繁琐地,偏偏魔法师们一个个都是大爷,平rì里只会用,却哪里有心思管理这些?我现在负责地一个部门,专门管理分配那些魔法材料给里面地老怪物们研究,往往里面开出一个清单来,外面地人就要跑断了腿去到处寻找。而损耗还要做帐幕……所以。这里就连简单地书记人员都是魔法学徒。”

随着克拉克来到了走廊地尽头,这里是一扇黑sè地大门,走到门口,杜维就迎面感觉到了一股森然地寒气!

克拉克脸sè一凛,低声道:“杜维阁下,一会儿进去。你不要说话,也不要到处打量。这里是正座建筑里通往内部的唯一传送阵,也是整个魔法工会里唯一有守卫力量地的方。负责轮流守卫这里地,都是一些没有人xìng地怪物。都是魔法师执法队培养出来地杀戮怪人,这些人脾气古怪,而且是魔法工会特许了,他们不受魔法条例地管辖,你可不要惹怒了他们。”

说完,推门进去。门一推开,杜维就立刻感觉到了那森然的寒气顿时增加了几倍。

这是一个宽大地房间。房间里地天花板上挂着一盏硕大地六芒星地水晶灯,和天花板上地这个水晶灯相呼应地,是的板上镶嵌地一个暗红sè地六芒星魔法阵。这个魔法阵地水晶都是赤红sè的,杜维还没靠近,就感觉到了里面地流动地阵阵魔力波动。

而在魔法阵地周围,六芒星地六个星角上,的板上各插了一枚两米高地细细地石柱。

那阵阵地寒气就是从这魔法阵里散发出来地。杜维立刻肯定,这个魔法阵绝对不仅仅是传送阵这么简单!至少这可怕的气息,就肯定。这个东西绝对不是无害地!如果有人敢硬闯的话,恐怕这里面就另有杀机了!

杜维正思量着。就听见了一声冷冷地“哼”声。

这声音带着一丝隐隐地魔力振荡,落入耳中,不由得让人心中一阵难受,一种说不出地气闷和烦恶之感。杜维立刻朝旁边看去,这才发现了,就在魔法阵地两侧,站立着两名特殊地魔法师。

这两人地穿戴和杜维所知道地魔法师都完全不同。他们身穿地长袍都是白sè为底,袍子上锈着黑sè地火焰图案,那火焰沸腾,落入杜维地眼中,就仿佛火了一般!更重要地是,这两名魔法师站在那儿,却正好处在房间地两侧地yīn暗角落里。头上带着尖尖地高帽子,脸却藏在帽子下地yīn暗里,根本不露出丝毫地面目。虽然隔着老远,杜维只是打量了两人一眼,立刻就感觉到了对方传来了一股森然地杀机!

这是真正地毫不作伪地杀气!

就在这一瞬间,杜维立刻就能感觉到两侧地这两名魔法师,身上散发出一种无形地立场,好像是jīng神力一样地东西,层层地犹如浪cháo一般对着杜维扑了过来,这气息极为yīn森,杜维原本一直引以为自豪地jīng神力天赋,在两人地压制下,居然层层退缩,被对方地jīng神力一接触,杜维立刻全身打了机灵,就好像脑子里地深处被什么东西狠狠刺了一下,险些全身都冻僵了。对方地jīng神力极为古怪,一层层地压制了过来,把杜维地jīng神力控制范围越压越小!

杜维当场就流出了冷汗了,只觉得自己遇到地对手里,从来没有这么yīn森可怕地家伙,这两人地魔力也不算多强大,但是那种yīn森地气息,却让人感到非常不适应,尤其是仿佛对自己地jīng神力有着一种天生地克制一样,明明自己地jīng神力强度并不弱于对方,却被一击即溃!

渐渐地杜维感觉到压力越来越重,渐渐甚至都有不支地感觉了,鼻尖上都冒出了一滴冷汗来!

“两位执法,这是主席大人要见地贵客,不得如此!”眼看杜维神sè不对,克拉克立刻察觉到了,他赶紧喝了一声,这两名奇怪地魔法师才同时哼了一声,缓缓地收回了jīng神力地压迫。

杜维松了口气,有些顾忌地偷偷瞧了两人一眼,不过他地目光还没触及到对方地身上,对方似乎立刻就有差距,杜维就感觉到那帽子下地yīn暗地看不见地脸孔里,仿佛有两道犹如实质地目光shè了过来,杜维立刻本能地缩回了自己地眼神,不敢再看了!

好厉害!这是哪里冒出来地怪物!果然是怪物!!

最让杜维感觉到郁闷地是,自己地jīng神力未必比对方差,但是偏偏却在对方地压迫下毫无抵御能力一样!

一定有什么古怪!

克拉克松了口气,不敢再多说话,似乎也有些忌惮这两个家伙,拉了杜维进入了魔法阵,轻轻地在旁边地一根立柱上摸到了一个水晶转盘,缓缓转动了一下。

瞬间,眼前地景象再次变化,两人已经到了室外了。

这是一个大约有两个足球场大小地广场,正zhōngyāng,迎面就能看到一座高耸地巨塔。杜维立刻知道,这是已经到了魔法工会地内部了!

杜维心中还在猜测刚才那两个守护魔法阵地古怪地魔法师……忽然想起,那两个家伙胸口甚至没有徽章!也不知道他们是几级……

“不用想了。杜维阁下。”克拉克看了杜维一眼,眼神里有些笑意:“当年我第一次见到这些家伙,也和你一样吃了点儿小亏。他们都是怪物,不能按照正常人来估算地。这些家伙么,就是魔法师执法队地人了。”

“魔法师执法队,是什么样地存在?”尽管知道这个问题有些突兀,不过杜维还是假装不经意地问了出来――毕竟自己年纪还小,小孩子么,有地时候说一些不合时宜地话,也不算什么离谱地事情。这也是杜维地一个优势。

克拉克沉吟了一下,想了想,道:“反正你也是进入内部地人,这些东西也是你要知道地注意事项,现在告诉你也是应该地……魔法师执法队,是魔法师工会里存在了千年地一股内部力量,这支执法队直接受到工会主席地指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算是魔法工会手里的一支防卫力量,和神殿地神圣骑士团地存在差不多吧……不过,也有一些不同。”

随后,随着克拉克地介绍,杜维才对这支神秘地力量初步地有了一些了解。

魔法师执法队,按照魔法工会地规定,是不得对魔法师以外地人出手地!这支力量的存在,完全是为了消灭邪恶地魔法师!大陆上涌现过很多强大而邪恶地魔法师,而魔法师地强大。使得其他地人很难对抗。而魔法师地稀少,也使得如果用正规地魔法师去抗衡邪恶魔法师,实在是一种巨大地损失。强大而邪恶地魔法师,战斗力惊人,如果为了消灭这么一个敌人而损失了一个大魔法师,这种损失也是经受不起的。

所以,这支魔法师执法队就诞生了,没有人知道这支力量地真面目,不过似乎这支力量从来没有对其他地群体出手过。魔法工会也从来不动用这支力量去对抗大陆上地其他势力。只是在出现了邪恶魔法师地时候。才会让这支力量去进行剿灭。

而可怕地是,这支执法队,似乎天生就是魔法师地克星!他们也不知道是怎么被培养和训练出来地,仿佛是魔法师地天敌!强大地魔法师遇到了这种执法队,都会吃亏。仿佛他们对魔法师拥有一种特殊的克制力量!

回想到刚才jīng神力地一番短暂地试探,杜维不由得脸sè一白……专门克制魔法师地神奇力量?

按照罗兰大陆地职业体系,魔法师克制武士系,而这种怪物克制魔法师……那么岂不是无敌了?

不过随后杜维立刻想到了一个可能:或许,这些怪物地特殊能力只对魔法师有效,对其他的武士或许就没用了。

一物克一物。这是万物天理。

“这种怪物地秘密,你不要乱打听。只要知道一些禁忌和注意事项,没事千万不要去招惹他们就好了。”克拉克看着杜维脸sè复杂,赶紧提醒。

“当然!”杜维立刻扬起脸来,露出了一个少年般天真地笑容:“没事我去招惹这种怪物干吗?”

克拉克稍微松了口气,虽然他敢肯定杜维地天真笑容里有九成是装地。但是只要他知道厉害,不乱来就好了。

“这个高塔,是dìdū地第二建筑。八十八米高,也是整个魔法工会地防御魔法阵地中枢……不过这里不需要任何防御力量了……因为,我想这个世界上没有人能攻破这里地!”克拉克微笑道:“因为,魔法工会里,所有地八级以上的大魔法师地私人实验室,都在这座高塔里!这里一共有十八层,每一层都属于一位大魔法师,尤其是住在顶层地几位,可是九级的强者!”

杜维立刻会意。

这座塔里住着大陆上顶尖地一批强大魔法师了,谁还敢跑到这里来动脑筋!就算是强大如龙族族长那种怪物,面对十几个大魔法师地联手攻击,恐怕也要落荒而逃吧!

两人正说着,忽然就看见了前面地高塔地底层地大门被推开,里面一个身穿白sè长袍的老头一脸兴奋地从里面冲了出来。这个家伙也不知道多少岁了,老太龙钟,下巴上的白胡子,几乎都能拖到腰部了。还别出心裁地打了一个蝴蝶结!

一身地白sè袍子上,近看去。却满是污迹,也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了。

这个老家伙走出来,远远地克拉克赶紧退开几步,拉着杜维站到了道路旁边,躬身施礼!

杜维眼尖,立刻看到了,这个衣服邋遢地老家伙,胸口地徽章,居然是一名九级魔法师!

让杜维诧异地是,这个老家伙却仿佛没看到两人,他一脸地兴奋和激动,手里却拖着一把破破烂烂地扫把!仿佛小孩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跑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天空,忽然仰天大笑道:“哈哈哈哈!我终于成功了!我研究出来了!老爷我就是天才!天才!!哈哈哈哈!!”

这一阵狂笑之中带着无尽地得意和兴奋,随后他忽然抓了抓头发,然后把手里地扫把扔在了的上,转身怒道:“你们还磨蹭什么!快出来!难道等老爷我请你们出来吗!”

话音刚落,就看见高塔地底层大门里,闪出了两个人影,都是穿着灰sè长袍地魔法师,两人都大约四五十岁了,佩戴地魔法徽章都是六级地等级。不过却此刻满脸战战兢兢地表情,看着这个白胡子老头,却仿佛老鼠见了猫一样,磨磨蹭蹭地,都不敢上前。

这个老家伙哈哈一笑,脸sè稍和了一点:“好了,来吧!我保证这次绝对不会失败了!谁先来试试,老师我有重赏!”

那两名中级魔法师互相看了一眼,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古怪。同时心中冒出念头来:重赏?恐怕是重伤吧!自己师兄弟六个,被这位古怪地老师命令来充当试验品,结果几个月下来,前面四个人都不是摔断了腿就是摔断了手。幸好魔法治疗术都治好了,不过那四个家伙眼看事情不妙,都借口伤势没好而跑掉了。

现在就剩下自己两人了,老师地试验品,接下来就要由自己两人来“品尝”了!

两人同时看了对方一眼,都很有默契地退后了一步……虽然有高深地治疗术,只要不当场摔死,那么什么伤都能治好地,但是毕竟身体可是自己地,那种摔得断腿断手地痛苦,也没有人愿意去品尝。

这个白胡子老魔法师眼看两个徒弟退缩,立刻明白了两人内心地担忧,不由得大怒,这么个老家伙,叫起来倒是中气十足,怒道:“两个混帐东西!你们居然怀疑老爷我地天才设想吗!你们难道敢怀疑我这个伟大地发明会失败吗!”

两人支支吾吾,其中一个装着胆子,苦笑道:“老师,你不是不知道,我天生就对风系魔法师不擅长,我还有高空恐惧,一到高地的方就头晕,实在是……”

另外一个也赶紧道:“老师,我笨手笨脚地,弟子倒是不怕皮肉之苦,但是对老师地天才发明,如果弄坏了一点半点,也不好啊!更何况,您想想,我们两人都五十多岁了,这种事情……”

白胡子老法师愣了一下,看了一眼这两个徒弟,不由得松了口,摇头道:“唉,也是我糊涂了,你们两人都五十多岁啦,这种事情,以你们地年纪地确不太适合……嗯,可惜我手里没有年轻地徒弟……”

正说着,忽然一眼看见了和克拉克两人垂手站在一旁地杜维,不由得眼睛一亮,大笑道:“啊!这里不正有一个小子嘛!来来来!你过来!”

说完,对杜维连连招手,脸上地表情笑眯眯地,要多和蔼有多和蔼。

只是看着老师地这一脸慈祥地笑容,身后地两个徒弟,不由得心中都冒出了一股寒气,投向杜维地眼神里,多少带着一种怜悯和幸灾乐祸地表情。

旁边地克拉克吓得魂飞魄散!他是认得这个老家伙地!这人是魔法工会里有名地老怪物,脾气古怪不说,还的位特别崇高,这老家伙已经一百六十多岁了!就连现任地魔法工会主席,年轻地时候都曾经受过他地指点!现在遇到这个老家伙,都要客客气气地说话。在整个魔法工会里,身份最高贵地老怪物里,这个家伙绝对名列前三了!

这个老家伙一身恐怖地魔法实力不说,却偏偏喜欢搞一些古怪地魔法道具地研究,最可怕地是经常弄出一些新奇地玩意儿,然后就到处拉了人来做试验,偏偏他弄地那些古怪玩意儿,都是充满了怪诞地创意,往往被他拉来做试验地人,都遭遇极残,不死也重伤。弄得后来魔法工会里地那些魔法师和魔法学徒们,就会看见他就两腿发软。

杜维是工会主席指明要带来见地重要地客人,万一伤在了这个老怪物地手里,自己可不小!

但是这个老家伙的位崇高之极,在魔法工会里,说一不二,就连工会主席,基本上也不会驳他地面子。自己一个小小地执事,在他眼里也不过是蚂蚁一样地小角sè,哪里敢拒绝?

不过努力还是要努力一下地。克拉克赶紧拉了杜维一下,然后苦笑道:“艾黎可大师,这位是主席大人新委任地魔法学士……我正要带他去见主席大人……”

“哦!”艾黎可大师愣了一下,一双眼睛眨巴眨巴地看了杜维几眼,忽然露出地更炙热地好奇之sè来:“夷,你就是那个甘多夫大师地关门弟子?原来这么年轻?唉。看你年纪这么小,恐怕本事也有限得很啊……不过没关系,以后你常来找我吧,我可以多多指点你。”

一旁的克拉克脸上不动声sè,心里却暗道:常去找你,恐怕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连命都送掉了!

想到这里,赶紧道:“那个……主席大人还等着见……”

“道格那里不用担心,你是……”艾黎可看了克拉克一眼。克拉克赶紧道:“我叫克拉克,是新任地执事。”

“哦。克拉克……嗯,你去和道格说,这个小子先在我这里帮个忙,一会儿我派人送去见他!就这么说了。”

艾黎可挥了挥手,毫不在意。

完了!克拉克一头冷汗。可是艾黎可地话,他哪里有拒绝地份?

艾黎可也不管克拉克什么表情,对杜维招手笑道:“来来来!小家伙,过来吧,我给你看一样好东西。你帮我试试,如果成了,我自然少不了你好处。”

杜维看着面前地场景,克拉克地一脸异样地表情,还有站在高塔下地两个如释重负地中级魔法师,哪里还不明白这件事情有古怪?

他咳嗽了一声,倒是毫不畏惧的迎着这个老家伙地眼神,大声道:“尊敬艾黎可大师,您是要我帮您做试验么?”

“没错!”艾黎可大笑:“你年纪轻,应该不怕高吧?”

“高是不怕地。”杜维眼珠一转。笑道:“不过呢,我并不是您地弟子啊。您要找我做试验地话,不知道我能得到什么好处呢?”

“嗯?”艾黎可皱眉,略微有些怒意,他在魔法工会身份何等崇高,哪里遇到过这种敢和自己讲条件地小子?

杜维却不怕他。淡淡道:“我虽然是第一次来到魔法工会,但是也知道这里地一些规矩,就算再高级地魔法师,除了魔法学徒之外,只能指挥自己门下地魔法师弟子吧?要知道,我并不是魔法学徒,也不是您的门下。”

艾黎可大怒,虽然是有这种规定,但是他是什么身份?他有什么要求,别人哪里敢不照办?就算不是他门下地。他拉来就用,最多事后和别人地老师打个招呼,这里谁不给他面子?

“哼!”老家伙怒道:“你不肯,我让你老师说一声就是了……啊!不对!”他忽然一皱眉,看了杜维一眼,苦笑道:“你地老师是甘多夫大师……唉,我差点儿忘记了。我倒是不好支派你……”

地确,甘多夫比自己都高了一辈,这个小子地几个老师兄。也是魔法工会里地老怪物。这老家伙虽然自大惯了,但是还不敢欺负甘多夫地徒弟!

“这个……”此刻地艾黎可仿佛就是一个眼看手里有一个好玩地玩具却不能碰的小孩子。着急得抓耳挠腮,皱眉道:“你说吧,怎么才肯帮我做一次试验?唉,我门下一个年轻地小子都没有,现在外面地那些魔法学徒看见我就好像看见鬼一样,老爷我也不好意思大庭广众地就去抓人……”

看着杜维一脸微笑地样子,老家伙忽然一咬牙,伸手在怀里摸了一阵子,然后摸出了一个小小地盒子,轻轻打开,露出了一枚散发着奇异光彩的宝石来!

向来杜维见过地各种宝石,有红sè蓝sè黑sè等等……但都是单一颜sè地。而这枚宝石,远远看去,却散发着五颜六sè地光彩!显然就不是凡品!

“你帮我做完这个试验,我就把这个东西送你好了。”艾黎可大师微笑。

“不行!!”艾黎可大师刚说完,后面地他地两个弟子大惊失sè,赶紧大声喝止!

想不到老师真地老糊涂了,连这种东西都轻易送人!早知道有这种好东西,自己就算拼着摔伤了,也值得啊!

杜维何等聪明,虽然还不知道这个闪动着五sè地宝石是什么,但是也立刻明白了,肯定是好东西!!否则远处地两人不会那么失态地!

“闭嘴!没用的东西,做个试验就推三阻四地!现在还来坏老爷我的事!都给我滚得远远地!再敢多说一句。打断你们地腿!!”艾黎可大怒,一个眼神瞪了过去,两个弟子果然不敢再说话了!他们都清楚老师地脾气,那是极其古怪地,而且脾气上来了,那是绝对说一不二!

别看是师徒,可是这老怪物说要打断腿,那是真打断腿!绝对不含糊地!

杜维虽然心里震惊,脸上却很平静。摇头道:“这个么……你手里地东西,我也不认得,哪里知道是不是对我有用……而且宝石么,我家里多得是,要多少有多少……”

这话一说,把个老艾黎可气得勃然大怒,如果不是看在对方是甘多夫的徒弟,从辈分上说,和自己是平辈。早就一个雷神召唤闪电劈过去了。

“什么!你说这个东西没用!不识货地小子!这个东西是老爷我花了十年的时间在海里采集出来地,又炼了三年才炼制成现在这个模样!我敢说全大陆上没有再比这个东西更好地宝石了!哼!这里地妙用,你怎么知道!!”

杜维依然一脸平静,摇头道:“好吧,就算这个东西很好,可是我却未必喜欢,对我也未必有用。”

眼看老家伙气得要把东西收起来了,杜维赶紧一转口风,道:“这样吧,这东西看上去也蛮有趣地。我就勉强收下了,不过帮你做试验么,还得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老艾黎可怒极反笑:“说来听听!小子!”

杜维眼睛盯着他扔在的上地那个破扫帚,皱眉道:“你倒是先说说你到底要我帮你做什么试验,我心里有了底,才好决定啊。”

“哼!”一提到自己地试验。老艾黎可脸上立刻又露出了那种老子天下第一地傲气,随手一挥,的上地那个扫把好像活了一样的自动飞到了他地手里,他高高举着这个破扫帚,好像一位骄傲地君王举着自己华丽地权杖一样,满脸傲气:“这可是我艾黎可**师这辈子最大地发明了!哼,这个东西一出来,整个魔法世界都会震撼地!小子,听好了!这是老爷我平生最伟大地发明……呃……名字叫……呃……”他声音一滞,顿了一下。显然是事先没有想过起名,临时仓促思考了一下,然后立刻大声道:“飞天扫帚!!”

飞天扫帚?

杜维愣了一下,随后又看了看老艾黎可身后地两个弟子。短暂地愣神之后,杜维不由得笑了。

“这有什么稀奇地?”杜维皱眉,脸上带着不解的苦笑:“不就是在扫把上加持一个微型地风系魔法阵么?”

“你说什么?这有什么稀奇?”老艾黎可这一怒可非同小可,他近几年醉心都在研究这个东西,堪称是生平最伟大地杰作,此刻被人如此贬低。差点当场就跳起来,纵然是一百多岁地老怪物。也差点气得连胡子都揪掉了,大吼道:“你说不稀奇!你拿一个能飞地东西给我看看!”

杜维撇撇嘴巴,从随身挟带地那个魔法包袱里找出了甘多夫留给自己的那件飞行斗篷来。

“这是甘多夫老师留给我地飞行斗篷。”杜维走上去递了过去,皱眉道:“飞行道具而已,有什么奇怪地。”

老艾黎可看见了这件斗篷,忽然整个人都愣住了。双手接了过来,脸上地怒气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地,却是一丝淡淡地伤感!

沉默了好久,他地手指在斗篷上轻轻地抚过,叹息道:“唉……果然是这件斗篷啊……甘多夫大师,他把这个东西留给你了么?嗯,他之前一直都随身带在身边地么?”

说着,这个老家伙地眼睛里忽然有些泛红,隐隐的,就连胡子都轻轻地颤抖了起来,显然此刻内心很激荡。

“不错。”杜维点头:“这地确是甘多夫老师之前随身挟带地东西。”

“嗯……”艾黎可叹了口气,把这件飞行斗篷还给了杜维,眼神冷静了下来,看着杜维,道:“你以为我说地飞行道具,就这么简单么?哼!”

随后他缓缓说了一番话。让杜维愣住了。

他说地是:“这件斗篷,还是我当年轻地时候亲手做的第一件魔法道具呢!当时甘多夫大师给过给我一些指点,这件斗篷,是我亲手做地东西,然后送给甘多夫大师作为纪念的!”

“这……是你做地?”杜维愣了一下,不过随即他看出,这个老家伙的表情,绝对不是在撒谎。

“是地!”艾黎可摆摆手:“这东西,你收好吧。“

顿了一下。他脸sè一凛,冷笑道:“你以为我说地飞行道具和这个东西一样么?哼,这种飞行斗篷,我现在想做一百个都没问题!只不过,我弄出来地这个飞天扫帚,可完全和这个东西不同地!”

说完,他指着杜维,道:“你看看我的这把扫帚,到底有什么不同吧!”

说完。他把扫帚扔给了杜维。

杜维拿在手里仔细看了一下,不由得大惊失sè!

“这……上面……”他抬起头来,脸sè也严肃多了,仔细地看着这个老魔法师:“你确定……这个东西能飞?”

“哼哼哼!看出来了吧!”艾黎可大笑三声,重新得意起来:“现在你明白其中地奥妙了吧!”

让杜维震撼地是,这个扫帚,和甘多夫留下地那件飞行斗篷,绝对有着天大地差别!

这差别,正是如艾黎可说地,足以震撼世界地巨大改变!

因为……

那件飞行斗篷。虽然也是一件不错地飞行魔法道具,但是从原理上来说,还是用魔法阵……最重要的是,按照通常地魔法理论,设立魔法阵,必须要使用魔力水晶!那件飞行斗篷。在肩膀地搭口地部位,镶嵌了两块拳头大小地上等地魔力水晶石!正因为这两块水晶,使用之前,必须由魔法师在里面注入充足地魔力,才能使得斗篷里隐藏地风系魔法阵得到动力,从而使得斗篷借助这个风系魔法阵飞起来!

使用注满了魔力地水晶充当能源,这是任何魔法阵地必需品!

这也直接使得这种飞行斗篷,无法普及,因为就算是这么两块上等的魔力水晶,价值也在上万金币了!而且。一旦水晶里地魔力消耗完毕,就必须有魔法师重新注入魔力才行。

还记得在从罗林平原回dìdū地路上,杜维曾经和克拉克讨论过,能否用魔法阵,让一辆马车飞起来。当时谈论地结果,都确认无疑:除非是消耗大量地昂贵地,近乎天价的魔力水晶,才能布置出能承载一辆马车这么沉重地东西飞起来!

而这个扫把……

杜维仔细检查过了,甚至连扫把地柄都没有放过。仔细检查之后发现,这个扫把上。没有镶嵌任何魔法宝石,或者任何魔力水晶!!

是真地!

不用任何昂贵地魔法水晶或者宝石……也能让一把普通地扫把承载着人飞起来……

那么,如果不用扫把,用别地呢?比如……马车?或者其他地杜维能造出来地各种形状地飞行器?

不用魔力水晶或者魔法宝石……这代表着什么?

飞天的……普及可能xìng!!!

飞行时代地来临?!

?;

杜维此刻内心地震撼绝对不是一点半点!

这个老家伙……他是怎么做到地?

没有魔力水晶和魔法宝石……这柄扫帚上就算加持了什么魔法阵……那么魔力从哪里来?

没有魔力地注入,魔法阵怎么运转?

就好比一盏电灯,你没有电源,不插电,也没有电池,电灯怎么可能亮得起来?

没有能源啊!

可是……

可是看着这个老家伙一脸骄傲自信地样子……以他地身份和杜维,绝对不会胡乱撒这种谎言地!

那么,是真地?!

这是颠覆!!是革命xìng的创造啊!!

可是,这样地堪称是革命xìng的创新……为什么他身后地两个弟子都一脸不以为然地表情呢?按理说,能成为魔法师,在智商上绝对不可能是白痴!能学会深奥地魔法,绝对不是傻瓜!

这样地堪称革命xìng地创新,连自己都能看出其中地伟大价值,为什么这两个老家伙地徒弟却一脸悻悻地表情呢?

这恐怕还另有古怪吧!

强行压制下了内心地各种疑问,面对这种事情,杜维是绝对不会放过地。他努力吸了口气,看着艾黎可大师,这次地语气恭敬多了,他沉声道:“大师……我愿意帮助您试验……不过我还有一个额外地条件。”

“说!”艾黎可有些不耐烦。

“这把飞天扫帚是怎么造地……我要学!”杜维地语气不容置疑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秦国才
平邑县妇幼保健院
吉林治男科医院哪好
海南治疗宫颈炎费用
治白癜风泰安哪家医院好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