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育儿

大户遁形灰色地带代持神秘莫测

2018-10-29 12:36:00

大户遁形灰色地带 “代持”神秘莫测

本报黄莹颖

迫于监管压力,多家公司在本周披露了券商信用交易担保账户二级账户,此举无疑戳中了大户隐身的法门。不过,实力资金的“遁形术”显然不止于此,为了刻意隐瞒身份、规避监管,他们用上各式“马甲”,而一些大小非更是通过“代持”手法,将股市隐身术推向。

隐身美梦或破灭

这些天,多家上市公司发布半年报补充公告,将公司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中此前隐匿于券商信用交易担保账户背后的信息一一披露,正是这招让广东一家营业部大户陈亮(化名)从美梦中惊醒。

6月27日,“钱荒”给市场带来的恐慌情绪余波未了,陈亮将其所持有的某家上市公司数千万股股票抵押给开户券商。不过,他既不是看空这家公司,也不是想借此融资。

“做股票这么多年,怕的就是上榜。一上榜就容易被盯上,媒体、投资者就会开始‘人肉搜索’,甚至还会被监管部门打。”陈亮抱怨道。他所惧怕的是在半年报关键时间节点持股量过多,一不留神就会登上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过往多年,由于监管力度以及媒体报道的加深,陈亮一直小心翼翼地操作,以避免上前十大流通股东榜单,以及单日交易龙虎榜。

基于这种担忧,从去年开始,开户营业部建议陈亮将其所持有的股权作为融资担保品,以便将股份纳入融资担保账户。自去年以来,随着融资融券业务放开,券商的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即频频成为一些大户隐身的工具,上市公司财报中的前十大流通股东中,“某证券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证券账户”的字眼屡见不鲜。一时间,像陈亮这样具有实力资金背景的“牛散”销声匿迹。

深圳一位券商营业部人士指出,此前年报季报披露的都是券商信用交易担保账户一级账户,而真正记录具体资金归属的二级账户并不公布。若这次监管层要求全面披露二级账户,也就意味着证券信用担保账户的隐身功能彻底消失。出于这种担心,“牛散”继续照此操作的动力这些天已经大幅回落。现在的陈亮有些沮丧,“只能祈祷还有人比我买得多,把我挤出前‘十大’名单之列。”

伞形信托难追查

东方不亮西方亮,大户隐身的办法并不仅限于此。陈亮所在的营业部按照其需求,又给他介绍了一项伞形信托业务。营业部经理告诉他,通过挂靠主信托账户的方式,子信托的交易信息都会归集到主信托账号。

在某知名数据提供商的交易平台上,可见大量寻找次级受益人的广告,而基金、券商、保险资管正是该数据提供商的客户群,广告招揽的一部分客户就是机构人士中有意做“老鼠仓”者。

所谓的伞形信托,即在一个主信托账号下,设置若干个独立子信托,每个子信托由劣后级和优先级客户构成。从理论上讲,信托子单元数量可以无限扩大。信托计划可引入投资顾问公司,投资顾问公司拥有签署授权次级受益人作为交易指令权人的权力,自然人通过此模式,可以通过信托公司提供的系统独立操作其账户。

华南一家信托公司业务经理表示,不管是从信托公司,还是从券商的角度看,由于有强制性平仓等措施,自身利益能得到保障,因此对于二级账户的真实身份并不在意。实际上,利用信托主账户进行身份遮蔽类似于券商的信用担保账户。

不管是券商的信用担保账户,还是伞形信托,其遮掩身份的结构设计,都在于把数十个以上的二级账户交易信息归集到一个主账户之上,而一般人通过主账户几乎难以查实背后资金的真实背景。在某知名数据提供商的交易平台上,可见大量寻找次级受益人的广告,而基金、券商、保险资管正是该数据提供商的客户群,广告招揽的一部分客户就是机构人士中有意做“老鼠仓”者。

能起到遮蔽功能的还有另外一种方式。深圳一位私募向中国证券报透露,合伙制私募基金开立的证券账号,其账户资金可分配给多人使用,在某种程度上能起到伞形信托的功能。

根据相关规定,合伙制私募基金为企业,监管部门为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局的监管集中在对合伙企业设立条件的审核,在设立、经营范围、撤销等方面监管,这些企业的二级市场投资并不在其监管范围之内。有私募认为,这恰恰给合伙制私募基金留出一片灰色地带。

代持难监管

前述几种方式并非难监管,一些大小非或者大户为了规避监管,会通过“代持”方式将筹码转移或者分散,这几乎是目前为隐晦的方式。

前述深圳私募说,从“代持”的动机上看,大致分为三种。

其一,某些上市公司在筹划重大事项时,高管会通过某种方式让熟悉的亲朋好友以“马甲”账户的方式持股。

其二,一些大小非为了避免吸引市场注意,往往会通过大宗交易平台把筹码倒腾到另一个关联账户。有深圳私募透露,二季度一只涨幅居前的牛股由于涨得太猛,进入前十大流通股东的产业资本为了避免引起市场注意,即通过大宗交易平台,将一半筹码倒入代持账户,从而在半年报中成功隐退前十大流通股东名单。

其三,尽管十分看好某一只股票,但为了避免触及持股比例5%的举牌红线,部分大户会通过“代持”方式分散筹码。比如近期隐藏在大连控股“客户信用交易担保账户”的三位自然人股东钱毅升、岳丽英、张雪清合计持有大连控股的比例达到5.37%。此前这三人曾多次同时出现在多家上市公司前十大流动股东名单。

一位创投人士指出,“代持”方式更多出现在公司IPO过程中,高管或是实际控制人会通过各种方式让关系账户持股,以便上市之后进行套现。

股票市场的监管水平在日益加强,不断完善,但是受金钱利益驱使,各种“隐身术”还在不断创新,这无疑为监管者带来巨大挑战。

原标题:大户遁形灰色地带“代持”神秘莫测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经济

作者:

海钥名都
四季广场
星河时代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