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古井集团董事长王效金反对MBO

2018-12-07 04:56:08

古井集团董事长王效金反对MBO_酒类专题_产业经济

“我们没钱收购公司股权,而若是通过一些手法将国有资产转到个人名下,这早晚会被秋后算账的”

陈晔

“古井与深圳万基的谈判并没有终止。”安徽省纳税多的企业古井集团董事长王效金对《财经时报》表示。

“目前,参与古井改制的有三四家民营企业,其中有2家很有希望,万基就是其中一家。”他进一步透露,“至于谁能重组古井集团,就得通过公开挂牌交易夺标,实现古井的改制。”

而此前,有传言说深圳着名民企万基已经退出了古井的改制。

古井集团旗下拥有30多个直接投资或控股的子公司,其中古井贡(000596)是家白酒类上市公司,古井集团持有它65.96%的股权,集团产业包括酒业、酒店业、房地产业、金融业、制药业、高科技等产业。

主营保健品等医药产品的万基成立于1993年,拥有ST烟发(600766)和万基药业控股()两家上市公司。

双方频繁接触始于2003年,万基多次到古井考察,据称这个合作是安徽省、亳州市、古井三方都乐见的一种选择。这个谈判背后,是古井改制中一个重要难题的破解。

在王看来,只有在古井经营还好的时候解决其体制问题,所谓“靓女先嫁”,才是古井今后走得更稳的关键,对古井拥有深厚感情的王效金把这视作其生命的延续。

这对于在古井工作近20年、56岁的王效金来讲,尽早解决员工和管理层持股问题,也会避免其他同时期国企领导抱憾“谢幕”的结局。

政府奖金难题破解

“亳州市政府已经承诺给古井员工和管理层奖金了。”王效金告诉《财经时报》,政府承诺给古井员工和高管层奖励,至于具体金额未定。这是古井员工和管理层用来购买改制的古井集团股权的资金来源之一,为争取到这个奖金,历经过很多困难的王效金曾对市府官员说出“欲哭无泪”四字。

这是一个很大难题,在行为谨慎的当地政府看来,在相关的国资监管法规中,并没有明确此类问题的处理方法。

虽然,此前安徽省出台过一个类似文件,但是仅针对中小企业,而古井集团有40多亿元总资产,显然不是“中小企业”。政府给古井员工及管理层的奖金数量,也一直是争论的焦点和古井改制的阻碍。

“小企业对政府的贡献小,却给奖励;而像我们这样的大企业对政府贡献大,却不好给奖励了。”王效金十分无奈。

而造成这一关键难题的正是王效金选择的古井改制的设计方案,到底是什么样的方案给白酒业叱咤风云的王效金出了难题呢?

古井的改制设计不同于其他通过MBO成功实现改制的安徽上市公司。这是引进一个投资方进行控股,管理层和员工也持有一部分股权的方式——将古井集团的不良资产剥离之后,保留优良资产,经过评估作价,以净资产为基数,让出60%股权给那家终竞标成功的民营企业,余下40%作为职工持股。购买这40%股权的资金来源包括:用其国有身份置换补偿金、工资结余、政府奖励、个人资金等。

古井认为当地政府应该考虑管理层和员工对古井所作的贡献,但是在拿捏奖励的尺度时没有既定的标准。

王效金反对MBO

安徽省上市公司有26家,其中有不少公司股本极小、业绩尚可,它们的并购重组的想象空间很大,应该是外来者借壳的较好选择。但是,像顾雏军买下美菱电器(000543)这样的外来者直接并购上市公司案例很少发生,其中的原因就在于不少公司存在严重的内部人控制,转让壳之前都会经过管理层这一关,被其分得一杯羹之后才会对外来者转让,因此国内投资银行寻找壳时,很少将安徽板块作为选择。

有意思的是,尽管手法各有曲委,但安徽上市公司MBO的步调却出人意外地一致。海螺水泥(600585)、安徽水利(600502)和铜峰电子(600237)MBO的故事都发生在去年。

同样筹划改制的古井迟迟不能成行,除了个头大之外,重要的原因是采用方法的不同。“当初企业内有同志建议我也搞MBO,我持反对意见。”王效金表示,“这太危险了,我们没钱收购公司股权,而若是通过一些手法将国有资产转到个人名下,这早晚会被秋后算账的。”

去年,香港学者郎咸平挑起了国资流失的又一轮争论之后,国资委等4部门从去年8月起急令颁发《关于开展企业国有产权转让管理检查工作的通知》,要求彻查国企改制、产权转让两大国有资产流失“命门”。

后来坊间传出,去年9月中旬安徽省国资委下发了特急文件,要求下面地市的国资部门对于国企产权转让方面的情况进行自查,随后还要进行抽检,并认为这可能会拖延古井改制的步伐。

“不管国家政策有什么变动,国企改革的步伐没变。”王效金坚信,在符合有关法律、法规的情况下,古井的改制会继续进行。

安检门
手机电玩城捕鱼
散装水泥罐运输车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