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花瓣飘落的春天

2019/07/13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花瓣飘落的春天小沫和小泉是大学同学,他们是在剧团认识的。小沫是出演《小王子》一戏中的玫瑰花,而小泉是灯光师。在多数剧组成员眼中,小沫是一

花瓣飘落的春天

小沫和小泉是大学同学,他们是在剧团认识的。小沫是出演《小王子》一戏中的玫瑰花,而小泉是灯光师。在多数剧组成员眼中,小沫是一个过于傲慢的女孩子:别人的戏场,她不来观摩,即使来也必带一本书猛背单词;除了社长和编导,不跟任何人搭讪;遇到聚餐,总是缺席……大家都摇头,美丽的女孩子大都恃宠生娇。

只有小泉不这样认为,他是物理系学生,个子高大,相貌帅气,他与人争辩,“没有这份悄然独立的气质,怎么演得好玫瑰花”等等,正因为他的这句话,让小沫情不自禁的爱上了他。

小沫家境不好,入校时,她穿了一件白裙,身后有男生赞美,这女生好像天女下凡,白衣胜雪,可他们都不知道小沫的爸爸得了糖尿病,工资只拿一半,家里绝少光顾成衣店,所以她妈妈只得从布店卖得几尺的白棉布,她爸爸的汗衫、她的妈妈休闲服,这样白裙就诞生了;她不聚餐是因为即使花二三十块钱,也会令小沫一个星期的火食费不得宽裕。然而,十八九岁的女孩子那个没有一点儿虚荣心,所以只得保持一份清冽的孤傲,离群索居。

小沫与小泉恋爱有了一段时间,表面看,他和任何一个出生小康家庭的男生一样,穿校服打篮球听MP3,吃食堂四五块钱一份的小炒,偶尔帮房地产做做设计;他单纯开朗,知足常乐,体贴浪漫,经常带着小沫去参观军事博物馆、文化博物馆、古文物博物馆……但非常奇怪的是,他似乎只爱人工建筑,从不带小沫去公园植物园看什么花花草草,静止的器皿比起活色生香,似乎更能勾起他的兴趣。

一天正当小沫在揣摩《小王子》中的角色时,小泉突然问她周末有没有兴趣去他家玩。他俩从四环出发,渐行渐远,四周的景色变得荒芜。小沫傻傻的以为,小泉家比想象的还要穷,住在那么偏僻的地方,直到她看见郊外一幢又一幢的连绵别墅,张大了嘴巴。

小泉不清楚小沫的家境,虽然她不知道小泉是否在意,但自从去小泉家后,小沫潜意识里越发在乎起来,她更加认真的听讲,做事情进取心更强,认为将来找一份好的工作就是的嫁妆。

劳动节,小沫的父亲突然病发,她不得不回家一趟。前脚刚迈进门槛,就响了,小泉想过来看看。接下来的一整天,母女俩手脚不停,又小又旧的布局无法改变,她们所能做的只能是洗去退色的窗帘上的灰尘;把20瓦的电灯泡换成40瓦的……连她父亲也来锦上添花,把数十年养的花都拿出来放在醒目的位置,暗淡的小屋一下子艳丽了许多。

从车站接小泉过来,他们一路上说说笑笑,但一迈进家门口,小泉的表情开始渐变,环视整个房间就眉头一皱;当小沫的父亲介绍自己不过是吃劳保的园艺师时,他“哦”了一声,眉头锁得更紧了,甚至捂住鼻子,好像在这个房子里再多呆一会儿就会窒息。那天,小泉总共呆了不到10分钟就走了。

小沫在父母面前羞得无地自容,后悔自己怎么找了这么个浅薄的男友。人在愤怒中通常思考力很弱,甚至抽不出一分钟琢磨,平素豁达的小泉为何突然间换了一个人?第二天小泉打来似乎有解释之意,小沫匆匆打断了他:“或许我们可以等到公演完再说,现在我牵挂的只是《小王子》里的对白。”

终于,不几天公演开始了,台上玫瑰花和小王子就要分别的一刹那,小王子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就在这时,小沫突然拽住男主角的胳膊,凄然一笑,认真地吻他——剧本里本来没有这个情节,是小沫临时添加的。周围一片寂静,包括那位男主角也懵懵懂懂,一分钟饭后,掌声四起,只有头顶上流转的灯光突然凝固了,像死鱼的眼睛。

此后小泉再也没在剧社出现过,过几个星期,小沫也以“功课繁忙”申请退社了,社长问:“和小泉分手的事,没有回旋的余地了吗?小泉从家世到性情有什么不好,难道你也介意他的花粉过敏症吗?”小沫呆住了,回到寝室后打开百度,狂搜“花粉过敏症”这个词,关于它的描述很简单:“一半患者咳嗽、流泪、皮肤发痒,严重者会昏厥,乃至危及生命。”没错,次去她家时,小泉简直陷入花的致命海洋。全社都知道这个秘密,唯独小沫不知道,因为她始终只是朵离群的“玫瑰花”,而正当小泉准备解释时她却无情的拒绝了。

古老的教科书上写道,贫富悬殊是爱情的敌人,其实,比贫富悬殊更能杀死爱情的,是年轻而倔强的心。:忧郁的橘子

成都甲状腺肿大吃什么食物好
葫芦岛内分泌外科医院哪家好
辽源心血管内科医院哪家好
郑州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标签

上一页:1各家打车软件的优惠券

下一页:传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