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以下是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崔欣欣的演讲正文2019iyiou

2019/05/14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2017年10月20日,由亿欧主办,以“赋能家居新零售”为主题的GIIS 2017家居家装产业创新发展大会在广州天河区希尔顿酒店隆重开幕,本

2017年10月20日,由亿欧主办,以“赋能家居新零售”为主题的GIIS 2017家居家装产业创新发展大会在广州天河区希尔顿酒店隆重开幕,本次峰会主要围绕家居新零售、大家居、全屋定制、S2b模式、智能制造、互联家装等核心主题展开深入讨论,邀请嘉宾主要有全国工商联家具装饰业商会执行会长张传喜、中国装饰协会材料分会秘书长王岳飞、尚品宅配董事长李连柱、索菲亚CMO王飚、酷家乐CEO陈航、打扮家总裁崔健、德国贝朗亚太区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郭琬怡、好享家CEO陶永、艾佳生活CEO潘定国、土巴兔副总裁徐建华等近20位行业一线嘉宾及投资人联袂出席。

本次大会到场观众超过500人次,主要是来自全国数十个城市家居家装企业的负责人,80%为创新型企业创始人及中高管,参与报道的媒体超过50家。

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崔欣欣在本次大会上分享了对于投资视角下的大居住存在的机会,以下是演讲核心要点:

1)发展的失衡以及带来的机会。对比房价增速和装修投入,存在严重差距,从支出比例来看,装修已经从之前的耐用消费品正在沦为一个向着快速消费品方向在延伸。家装领域存在规模不经济,只有只有把传统的工艺完全进行质的变化,才有可能实现规模化品质交付。装配式装修将迎来春天。

2)被冷落的存量。随着用户对家居体验质量要求越来越高,更加具有高质量的创新产品能代替传统工艺,后面还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另外,伴随国内消费升级的不断深化,的家居产品出口转内销,会面临比较大的市场机会。

3)智能家居的“前夜”。所谓的智能家居更准确的定义并不是真正的智能家居,而是家电产品的智能化。

以下是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崔欣欣的演讲正文(有删减):

我是深圳分享投资联合创始人崔欣欣,我算是一个外行,今天在座都是家居无论是从产品、服务甚至大平台、相关IT公司,我作为一个资讯管理公司为什么会在这里,我想简单介绍一下我们的背景。

分享投资是2007年成立到今天10年的时间,这10年时间里面累计管理的基金规模50亿人民币,是一个创业性的投资机构,我们核心几个创始人合伙人在做投资以前都是自己创业或者在一些实业里面工作的,在这个过程当中和别的基金是不同的风格,因为其他的同行更多来自于投行或者是投资机构,有财务背景的。到今天经过十年的努力,目前我们规模不大,但是在业内也能够在综合排名上排前20名,在某些分项上排在前10名,目前是两个基金,我们团队发展成为两个相对独立的团队,一个是专门医疗健康基金,有专门的医疗健康背景的,另外一个基金是互联创新基金,或者传统投行喜欢说的TMT主题。

2016年开始我们把TMT基金聚焦范围进一步缩窄到大居住领域。为什么会这样做?因为这个行业实在太大了,是人类永无止境的追求,对居住更美好的追求是永无止境的,从早期的山洞到今天各种形态的建筑。第二个,在今天城市居民有90%的时间都在室内空间里渡过,无论是在自己家里还是在办公室,甚至在今天这样的会议场合里面,都是在室内渡过的。第三个,全球房地产加起来总价值是全球黄金储量36倍,是上市公司总值3.9倍,面对这样大一笔财富所有的相关生产、服务、交易甚至延伸的应用,这里面有着巨大的创新空间。正因为这样的原因,所以我们2016年年底成立了这样一只基金,我们把整个TMT团队所有精力开始放在这个领域上。

我们聚焦是以空间为核心,在新技术、新模式、新消费升级一系列动力下这些创新企业。

在过去一年时间里,我们也做了大量的研究,包括和爱空间合作出版地产生态链创新研究报告,这个是去年底今年初发行,估计今年底明年初还会再推出一个新版。在过去几年里,我们基金也在相关领域做一些投资的案例,包括参与非常早期房多多A轮融资,还有今天也提到过爱空间,兔博士是专门的查价格的工具,目前已经成为房地产交易中介经纪人自己在拿兔博士房价和客户探讨房子的价格到底应该卖多少的问题,还有兔狗家装也是面对家装领域的服务平台。多彩投是根据精品民宿酒店大趋势,大方向上在精品酒店和民宿酒店资金众筹、股权众筹方面的平台。这几个都是和大居住领域相关的投的项目。

今天在这里我想跟大家分享或者探讨三个话题,这三个话题一个是发展的失衡以及带来的机会,第二个是被冷漠的存量,第三个智能家居的前夜。这三个话题失衡这个问题现状不需要多说。我想跟大家分享一下这样一组特别简单的数字,在2000年的时候,我个人自己买的套房子110平方米在深圳,买这个房子花了十几万,装修花了10—15万之间。今天我来会议之前,前两天我查了一下房地产中介的数字,那套房子现在是600万,如果面对今天那样一套房子110平方米,如果我找爱空间或者土巴兔,或者在座的做家装的朋友去再装一遍,装的可能比当年2000年质量还要好,还要豪华,还要舒适,可能花多少钱?也就是15万元左右,这个数字相信大家应该不会反对。你也完全可以花更多的钱,差不多是这个体量。

这是什么问题?房子涨了十几倍,但是在装修上的投入依然还是那么多,这是不是一个很苦逼的事?对于装修从业人员来说。人工涨了那么多,原材料成本也不断上涨,一套房子装修你收到的钱依然是十多万,其实如果再回想另外一个数字,你就发现其实装修行业还不酸是苦逼的,苦逼的是2000年买了这个房子,我还买了一个大电视,当年42寸LED电视机当时要2万元,是日立的,今天买一个42寸液晶屏电视多少钱?十分之一,这里面体现了什么问题?昨天我也跟陈炜(亿欧注:爱空间CEO)在交流,这是一个特有趣的事,现在房价涨了10多倍,装修消费空间是不是也应该涨10倍?那你想太多了,这个是不可能的事,太天真了。

首先这个巨大的差异产生的原因是房子本身具备投资价值,是投资保值,由于这个原因它的价格上涨了。但是装修是什么?装修在十多年前相当于耐用消费品,在今天占综合支出比例里面逐渐正在沦为一个向着快速消费品方向在延伸,当然还没有像电视机这种,今天电视机出一点问题,修都不想修,直接扔掉换一台新的,这就是快速消费品的特征。也就意味着装修这件事正在越来越接近消费品,作为消费品可能会产生一个什么样的未来?我不可能花10万元去装修,但是我有没有可能在15年、20年装几次,去年底我们有个同事就干了这个事,点击了几项下了几个订单,就把他们家整个墙纸,整个风格全换了,感觉像换了一套房子一样,她是一个女同事,我其实就是过年给家里换一套衣服,跟给自己换一套衣服没有什么区别,不用那么麻烦,就是在淘宝下定单,有人上门安装,相当于“微装修”,这种消费的支出会变的越来越接近于冲动消费,这是有可能的,并不是马上就成为一个普遍现象。由于这样巨大的价格差异,以及你为这样一套房所付出周边的消费,消费空间正在越来越大。

这种不平衡的出现,装修这个事情既然成本不断在上涨,大家愿意在这上面投入的资金,投入的消费金额并没有增加很多,这个会带来一个很严重的问题,家装行业企业怎么样继续向前发展?怎么样进行产业升级?尽管有爱空间,有土巴兔,有在座的这么多精英行业,由于我们也投了爱空间,所以我特别能理解在这个行业这种创新特别痛苦,包括刚才艾佳去年10亿,今年已经升级到干百亿,相当于把开发商的麻烦事揽到自己身上,把用户痛苦也包在自己身上,他有多痛苦?我们现在已经把面对消费者卖家业主这一端交互界面越来越接近于年轻人互联消费习惯,但是你的上游刚才老潘(亿欧注:艾佳生活CEO潘定国)不愿意说上下游,供应链生态环境给他的是一个互联的生态环境,远远不是。

这里面的问题在哪里?他要往前一步,往工业化过程进步的时候,核心的问题不在于这些瓷砖是不是工业化产品,而在于这个瓷砖相对应安装、装配工艺确是手工作坊式的工艺,这个就会带来严重的问题,传统的装修公司人工成本占成本多少比例?30%以上甚至某些企业会达到40%的比例,在这样的成本比例里面怎么样实现规模经济?不可能。怎么样实现在大批量房子装修交付的时候质量的保证?所有东西都是靠人工合作细不细来实现合作质量的标准,在这里面我们认为只有把传统的工艺完全进行质的变化,才有可能实现。

中午吃饭已经有嘉宾提到过这个事情,所谓的杠杆作业,有没有可能在装修的时候不用水泥,不用交水,所有的装修过程只需要电钻、螺丝搞定,这样意味着在过去装修工艺里面一定有水工、泥工、木工、电工,除了电工相对来讲好像技术含量很高,但其实对工艺的手工依赖性是的,水工、泥工这些依赖性是的,木工今天由于尚品宅配这一类型定制家居企业的发展,已经逐渐的把现场的木工活减到了,还剩下水工、泥工有没有可能进一步变化?我觉得这个机会是有的。机会在哪里?就是装配式的建筑,也是行业里面大家所讨论的干法作业,干法作业已经在北京、上海很多城市公租房正在逐步的实施。

我们提出一个观点,装配式的建筑以及装配式的装修或者换一种说法集成式的装修这一类服务的公司即将会迎来一次“春天”。这里面罗列我们公司同事整理北上广深这方面相关政策,分别都是从2015—2017年逐步发布,北京市2015年11月31日起保障性住房实现全装修成品交房,政府投资新建的5万平方米以上10万平方米以下商品房采购装配式建筑,对于装配式建筑实施项目有各种各样的配套奖励。怎么样算装配式建筑?有一个评分体系,在这个评分体系结构部分多可以拿到60分,装修部分可以拿到40分,这个是国家装配式建筑的标准。通过这些政策的推出,这些装配式的技术、工艺以及产品正在逐步找到应用的领域或者找到他们自己的市场。

如果这些地方政府的建设目标也好,或者是国家相关政策,在过去来讲一般都会观望一段时间。说是这么说,是不是真的能做到?不知道。就在两天前习大大的话把这个事情进一步变得更加明朗,这个时候已经不需要再怀疑,习大大说到:尤其是租售并举,这四个字意味着在未来3—5年里面公租房供应量一定会大幅度增加,除了已经颁布的政策以外,相信习大大这番话讲完之后这些政策的落实以及目标数还有可能进一步的提升,这个也是中国一种常态。在这种情况下,面对大批量的流动性,流转性的房子来讲,装配式装修部分应用需求量会更大。为什么这样讲?大家都知道公租房主要的特点是两三年就可以换一批,比如公寓这个人过来住两年,两年之后换一波人装修要重新换修,如果是传统工艺换新的时间和成本都是很高的,两三年的租金又耗掉了,用装配式装修工期短,局部维修保养、换新方面成本有非常大的优势,这个就不多说了。

被冷落的“存量”

我们碰到很多投资公司聚焦的领域是人工智能、AR等前沿的先进技术,那个没有错,是方向。但是有些地方被冷落了,涉及到传统一些工艺,比如五金工艺特别是在广州周边佛山南海有很多的五金加工厂,他们在生产滑轨、铰链,这个占领市场空间需求是非常巨大的,随着我们对家居体验质量要求越来越高,这些创新的高质量的更能够替代进口五金件的这些东西,后面还有非常大的成长空间。

第二个是出口转内销,跟过去我们提的概念不一样,在过去有很多高端的消费家居产品95%产品是出口,国内有非常多这样的企业。目前随着国内消费市场提升以后,这些企业面对10多亿人口的市场,也迎来一个非常大的市场成长空间。

关于智能家居的“前夜”,智能家居在过去相当长一段时间里面,所谓的智能家居更准确的定义并不是真正的智能家居,而是家电产品的智能化。这个是有相当长一段时间有很多企业正在实施的。另外前一段时间谷歌智能音箱新产品推出,让大家有了另外一种认识,智能语音加上全屋各种联设备,加起来成为一个智能家居,我认为也许是,也许不是。我今天更喜欢陶总讲的他们定义是“舒适家居”,这个定义更靠谱一点,终是不是智能对消费者来讲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付出这样钱的前提下,我得到的东西是不是能够对应上,所谓的性价比。

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考虑这个事,所谓的智能是什么?并不是真的就是很聪明,只是在一个屏幕上同时实现又玩游戏,可以做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用在家居上不妨想,有另外一种可能,随着房子越来越小,能不能在15平方米的空间里面很容易翻转各种应用场景,按一个按钮这个地方就可以睡觉,按一个按钮客厅就可以变成一个餐厅,沙发可以藏起来,餐桌伸出来。类似这样变形的家具有可能会遇到更大的成长空间。这个是“时空复用”,这个概念是北京一个人提出来的,变形家具过去这么多年已经出现过了,在这一块极板上怎么样能够同时再根据人不同状态需要,能够提供相应的满足,这个可能会是另外一种角度阐释智能家居的概念。

说了这么多,很多提到家居大居住领域,提到居住,提到家装,很多人认为是一个传统的行业,从我的角度来讲,我更加愿意认为传统的行业在人类基本需求上去迎接这些先进的技术落地,终希望我们在做投资选择的时候,更愿意看到这样的产品和项目。

无论是国内外在居住创新方面,未来发展是没有止境的,也有很多领域在国内市场上遇到情况并不见得是可以照抄国外的,我特别衷心的希望能够在今后可以跟在座的各位有更多交流的机会,也希望更多有志于在这方面做创新探索的朋友来跟我进行交流。谢谢大家!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崔欣欣;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2007年成都生活服务战略投资企业
2007年佛山智慧物流F轮企业
2015年苏州人工智能天使轮企业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