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历史

一个火烧馍

2018-12-04 18:04:47
一个火烧馍 凌波玉立傅刘作 上个世纪80年代初,农村开始实行土地包干到户,我家分到12亩土地和3亩山坡地,耕地里种小麦、稻米、包谷等作物,山坡上除种红薯、豆类之外,还有3分地的龙须草。

在刚分到责任田那阵,人们还没有从饥饿贫困的氛围中走出来。

平日里,一日三餐靠的是两成的主粮,夹杂八成山里的野菜填饱肚子,若能吃上一碗白米饭,或是一个白面馍,那是值得高兴的事。

记得那年暑假里,父母忙着庄稼活,我力所能及地帮衬大人们割草放牛、砍柴之类的活计。

到了龙须草收割的时节,我每天都是一边把家里的牛赶到山上放,一边收割一捆金黄的龙须草。

当时一斤龙须草能卖到8分钱,算是一份家里的副业收入。

突然有一天,爷爷从乡集赶场回来,便对家人说,乡上的土产门市部收购草绳,一斤3毛,龙须草经纺织加工打成草绳,可以多一些收入。

于是,父亲利用晚上闲余时间便做了一个纺车,还教我纺龙须草。

十天下来,纺下60多斤,在全家人帮助下,打成了草绳。

在一个下午,父亲对我说,快开学了,你把咱家的草绳背上一些去到乡上卖掉,换了钱可以交秋季学费、书钱,家人就不再操这份心了。

第二天一大早,爷爷把我从被窝里喊起,父亲早已备好20斤重的草绳,母亲还特地为我烧了一碗稠米粥,我美美地饱吃一顿。

上路时,奶奶嘱咐父亲,孩子没有独自出过门,还需给我送一程。

临出家门时,母亲给我口袋里塞了一个熟鸡蛋,让我在路上休息时剥开吃,也算是一种嘉奖。

父亲扛着草绳在前面走,我跟在后面。

他不停地嘱咐我,天热不急赶路,走累了一定要歇息,到了乡上,草绳卖了钱,可以买碗面吃,等到晌后太阳落山,天气凉快后赶回来便可。

在父亲不停的吩咐下,大约半个时辰,送我到了黑山头,我便接过草绳扛在肩上,示意让父亲回去。

我去乡上虽不是初次,但每回都是跟随着大人,可这次是独自一人去为家人办事,心里还是有几分怯意。

山路蜿蜒,陡峭曲折,从村头到乡上算下来有15里地。

我扛着草绳,顶着火辣辣的太阳,汗流浃背地走了大半晌的路,终于来到乡上,在街上人们指点下,我来到了乡土产门市部。

近前一看,门市部的大门紧锁,没有一个人影,只见墙上贴有一张告示,从即日起门市盘点,停止营业三天,望周知。

我顿时傻了眼,像一个散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地上,不知如何是好。

我原地休息了半个小时,从口袋里取出鸡蛋剥了吃后,不得不重新扛起草绳,准备回家。

我扛着石头一样的重物,一步一步朝家走,每走半里路,都要不由自主地停下来休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