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战国 正文 第七幕:最后的战歌_第445章:人海

2020/01/16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战国 正文 第七幕:最后的战歌_第445章:人海南郡地区已经迎来了夜幕降临,海边的浅滩之上,黑石魔族的军营绵延数里,将海边照的一片灯火

战国 正文 第七幕:最后的战歌_第445章:人海

南郡地区已经迎来了夜幕降临,海边的浅滩之上,黑石魔族的军营绵延数里,将海边照的一片灯火通明,一年前,它们在靡费斯特的带领下来到了这片大陆的最南端,将南海黑鲨角东西两侧的商船贸易全部破坏,并且占领了整个黑鲨角的沿岸地区,将止水城邦及其他沿海城市单方面围困了起来,不过因为塞勒恩特·迪许·龙的镇守,止水城邦始终牢不可破,靡费斯特也暂时放弃了进攻,南海之战在西沙固停战之前就化作了僵局。

正值夜晚,黑鲨角正南的黑鲨崖边,身形魁梧的靡费斯特正坐在海蚀崖的边缘,背对着明亮月下的黑暗之潮,朝着北方遥望着,那双黑洞般的眼睛里仿佛写着笼统的神秘,他并不是在遥望着远处的止水城邦,现在,此时此刻,对他来讲,南郡能不能攻破已经不重要了,他在朝着北方的黑暗中心遥望着,就像朝圣一般。

突然,夜空中,一颗暗红色的彗星突然出现,朝着东北方向平行缓慢的移动着出现,在浓墨重彩的夜空之中就像是一颗暗红色的眼球。靡费斯特望着天上那颗红色的彗星,不由得大吃一惊,他赶紧从地上站了起来,仰头望着那颗红色彗星,就像被什么陌生事物所震惊的狮子那样,全身肌肉紧绷,一种抑制不住的恐惧或是敬畏油然而生。

“赤血降世,诸魔重生……主上他成功了……诸魔之塔……”靡费斯特喃喃说道,他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眼睛仿佛已经能看到远在万里之外的赤洪城,还有那获得新生的“诸魔之塔”,他一个箭步冲上了天,朝着北方暗涌狂流之地快速而去了。

西沙固腹地,生满了骆驼刺的某处沙丘之上,玛各·梅勒莱斯和参军魔尊沙克莫一边聊着天,一边走在荒无人烟的沙丘中。西沙固的夜晚很冷,冷的似乎能将天上的星辰全部冻住,两位魔军统帅正在散步。正在闲聊之际,夜空中,那颗赤红色的彗星不知什么时候就出现了,如同一抹暗红色的流光悬挂在漆黑的夜空之上,像是黑色夜幕的一道伤疤。

玛各和沙克莫都看到了,两个人什么都没说,马上朝着军营的方向去了。不到一刻钟,玛各·梅勒莱斯带着沙克莫,以及梅勒莱斯家族中的年轻魔尊,朝着东北方向而去。

“父亲,主上这次……真的能够成功么?”玛各的长子菲林一边跟在自己父亲的身后飞行,一边问道。

“壁垒不复存在,禁制早已打破,门也已经出现了,主上梦寐以求的事情近在眼前,最混乱的时候就要来了,我们此行前去,就是为了阻止那些赶在风暴降临之时而来家伙……打扰门的开启!”玛各·梅勒莱斯厉声叫道。

恢宏的神殿还悬挂在裂变的苍穹之下,这里的天空已经不再像从前那样金云碧霞,万里无云,相反,这里的天空被苍青色的云覆盖,显得黯淡无光。

沦为囚徒的神殿大祭司古恪现在脚上戴着镶嵌着龙兰晶石的锁链,花白的头发又脏又乱,身上还裹着那张早就变得又黑又脏的貂绒披风,他眼神呆滞,像一个乞讨的老人,甚至让人看了有些楚楚可怜,他站在神殿的边缘,他的身前就是烈风呼啸的大千世界,脚下就是辽阔的浮空大陆,只要他往前迈出半步,身体就会摔得粉身碎骨,但六十多年来,他早就习惯了这样的高度,高高在上,不过今天他是以囚徒的身份站在神殿的边缘的,黑石魔族征服了整个神殿和神刑司,法易路神族以众神之巅的败逃而归降魔族,他则被魔悼“格外开恩”,魔悼特意嘱咐不能杀他,而是让他戴着镣铐,在这神殿中游荡,这是对他人格的极大侮辱,但他已经不在乎了。

身后,圣殿之中,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古恪慢慢侧过身,但眼睛却不敢朝后看。

魔悼,这个在黑石魔族中威望最高、地位最尊崇的天尊魔神,此刻正满面荣光的在六位魔尊的陪同之下,从神殿的正殿中走了出来,他们每一个都神采奕奕的,整装齐发。魔悼一边走着,一边跟身后跟着的魔尊葭丹说这话,谈笑风生,这位罗喉·危身边最重要的大魔神也会有谈笑风生的时候,不用问都能知道,一定是人族的帝都有了新的战况。

“这次主上亲自出马,果然一击刺中了屠戮者联盟的软肋,其实极光·米克罗洛斯死后,伊普莱斯的新联盟根本就失去了与我们抗衡的实力了,即使有卢法斯那些人的支持也是无济于事……”葭丹也是谈笑风生的说着,这个狼族的年轻少年是一位新晋魔尊,传说它是血狼中的异种,只能有一半的身体完成血狼变,但他的力量是不容置疑的。

“现在诸魔之塔出现,等门开启的那一刻,就是战争结束的时候了,洪均的命运终将被打破,十六年前这个结果就清晰的出现在我的脑子里了。”魔悼一边走一边歪头,指着自己的太阳穴笑着说道。

突然,几位魔族的高层从古恪身边经过的时候,这个沦为阶下囚的老人突然开口了,他说话的声音嘶哑,但异常的沉重,“门不会轻易打开的,守门的人还在。”

古恪的这两句话让经过的魔悼诸人都站住了脚,尤其是魔悼,他看着古恪,一脸惊讶,说不上来到底是质疑还是惊讶。

古恪慢慢的转过身来,脚上的镣铐哐哐作响,那张被杂乱的长发包裹、黝黑的老脸转向了魔悼,“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法易路神族,也只是开战的牺牲品罢了……”

魔悼瞪大了眼睛,与古恪对视着,嘴角轻微的颤抖了一下。

“魔悼,玛各那里怎么样了?”罗喉立刻问道,上官元疾站在了他的身后,左手握住剑柄盯着巫术领主。

“主上,玛各去的时候,不是从黑暗联盟带走了一万的祭司师的人么,他们在西沙固破了落霞关。”巫术领主说。

“这些我已经知道了,我来埋骨地之前之前玛各复命说正在往罂红城进军,我要知道的是罂红城那边怎么样了。”罗喉·危干脆直接的说道。

魔悼脸色一变,便低声说道,“恭喜主上,罂红城已经被破,北冥家族军队大败,据说,在守城战斗当中,北冥无极又气又急,身中数箭,险些丧命。”

“罂红城是西沙固西部的门户地段,那里群山隆起,沟壑纵横,但越过罂红城的范围,就会进入一马平川的西沙固平原,不会再有什么易守难攻的地带和地形,大军可以一气呵成,往东北方向直接攻入希尔巴斯领域。”上官元疾拱手说道,“如此,就能按照魔悼之前所说的,分兵南北,进而与蚩尤刑天部和靡费斯特部汇合,人族灭亡指日可待,大业指日可成。”

尽管是胜利的喜讯,但罗喉却并不怎么高兴,反倒是一声不吭,过了片刻只见他才喃喃说道,“罂红城之战告捷,已经在我的意料之中了,但是你们有没有想过,从落霞关之战到罂红城之战,都是大胜,正所谓大胜之后必有大败,我怕极光不会让我们这么轻易就攻入希尔巴斯的,一定不会。”

“主上多虑了,对了,玛各说在罂红城遇见了中立者联盟的人。”魔悼幽幽的说。

一提到中立者联盟这几个字,上官元疾的表情一变,却很快就消失了,但还是被罗喉敏锐的双眼看到了,于是,罗喉装作没有看到的样子问道,“哦?是哪几个人啊。”

“‘白昼之王’莱茵·格鲁斯、‘荣耀之女’辛德勒、西门沧月、东方子炎,还有圣凰。”魔悼回应道。

“其他人也就算了,都不足为奇,可圣凰那老家伙居然也来了,那么玛各一定是被他拖住了,谁胜谁负啊?”

“没有人胜,玛各本人与我通过话,圣凰将他拖入了自己的魄界,陷落之灵的力量在魄界中很强大,玛各的嘒虹之力施展不开,最终还是以平分秋色结尾了。”魔悼说,“而且,东方子炎被托莫斯卡的三重鬼棺击败,现在生死不明。”

“等孤回去再说,对了,庆功宴准备完毕了没?上官元疾会跟我一并回去的。”罗喉拍着身后上官元疾的肩膀说道。

“已经准备完毕。”

“那就等我们回去吧。”罗喉说着就要准备断掉通讯,但忽然又想起来了什么,然后面具下的眼睛斜着看了巫术领主一眼,对魔悼说道,“告诉蚩尤,不日之后,我便会派上官元疾前往北疆之地,但不是援助他们,等上官元疾去了之后,再告诉他下一步的部署。”

“明白。”魔悼的浮影忽的消失了。

语罢,罗喉·危便在巫术领主和上官元疾的陪同下,一起往埋骨地的出口去了,脚下踩着白骨咯咯作响。

“主上。”巫术领主突然又开口了。

“又有什么事?”罗喉冷冷的问。

“其实魔悼刚才说中立者联盟来的人时,漏说了一个,那就是燐童。”巫术领主阴阳怪气的说。

一听此言,上官元疾猛的看向了巫术领主,似乎有什么话说却又欲言又止。

“燐童?你是说那个转世灵童么?”罗喉淡淡一笑,“她也在罂红城么?”

“不错,如果不是她,恐怕东方子炎早就死于三重鬼棺之手了。”巫术领主说,“听说她就是之前法易路神族众神之巅的‘无’,也就是那个霜之舞姬,这些都是托莫斯卡告诉我的。”

“你说什么?”上官元疾看向巫术领主,大声说道,“你说霜之舞姬就是燐童?!”

巫术领主狐媚一笑,点了点头。

“那也就是说……雯雯她没有死!我的妹妹,她还活着……”上官元疾突然愣住了,却又露出了喜悦的表情。

“哦?你是说燐童是你的妹妹?”巫术领主故意卖了个关子,假装对此事不知情,而上官元疾真的不知道这件事,而且,连上官雯失踪的前因后果都不知情,不光是上官元疾,就连罗喉·危也不知道。

其实这整件事的前因后果都只有上官飞狐、安德烈拉,以及巫术领主知道,因为上官雯也是被洛基他们救出来时才知道的,因为她被巫术领主掳走、后被安德烈拉拐走之时年纪尚小,而且,巫术领主前去上官家族军营的那次行动,连罗喉也没有告诉,这也能看出她的反叛之心已经不是一日两日了,后来,安德烈拉将上官雯改了名字,时时刻刻把她安排在自己身边,所以,后来世人只知霜之舞姬,却不知上官雯是何人,更不知道霜之舞姬其实就是继承了燐童之力的转世灵童。

“没错,我的妹妹,上官雯,十五年前,因为上官飞狐的失职,她被恶人掳走,上官家族寻找了多年都没有下落,真想不到她还活着,而且……她就是燐童。”上官元疾目光隐忍的说道。

“哦?这么说的话,她跟新生魔皇是亲兄妹的关系呢!哦天呐,妾身不知此事,当时托莫斯卡的三重鬼棺已经开启了第二重,血尸王险些要了她的命呢!”巫术领主的语气一半带着嘲讽,一半带着虚伪的惊讶说道。

突然,一股浓郁的杀气滕腾而起,令人后脊发凉,随后,上官元疾居然闪电般的来到了巫术领主的身前,一只手恶狠狠的掐住了她修长的脖子,将她整个人提了起来,厉声说道,“如果让我知道雯雯出了任何事,我都一定会拿下你的人头的,你给我记住!”

巫术领主被掐的喘不过气来,她刚才根本没有防备,也没有想到上官元疾居然这样狠毒,直接卡住了她脖颈上的命门,如果上官元疾想要她的性命,真的片刻间就能取下她的脑袋。

“元疾!放手!!”罗喉呵斥道。

上官元疾顾及罗喉·危的面子,果断放开了手,狠狠地把巫术领主摔到了一堆白骨之中,“还有,你在主上面前大放厥词,出言不逊,还经常擅自行动,如果再有此等悖逆之事,我定不饶你!”

巫术领主有话说不出来,只能生闷气,不敢说话,因为他的确发现重生后的上官元疾力量非比从前了,而且不再像从前那样好对付了。

“主上,我不要庆功宴了,我请求现在就去人界,我要找到我妹妹,把她安全的带回来!!”上官元疾单膝跪地请求说道。

“如果有人试图阻拦呢?”罗喉问。

上官元疾抬起头,灰色的瞳孔猛烈收缩,他干干的说道,“谁敢阻拦,必取他项上人头!”

罗喉·危戴着面具,无声的笑了笑,眼中满是得意洋洋。

深圳市龙岗区中医院
南阳市新野县中医医院
常德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
河源治疗睾丸炎医院
唐山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