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唯我剑尊 275 “邪道”修士

2020/02/15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唯我剑尊 275 “邪道”修士片刻之后,许易阳便飞出了千里之远。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苍茫大山。峡蕴界,只有山和水,间或还有

唯我剑尊 275 “邪道”修士

片刻之后,许易阳便飞出了千里之远。此刻,出现在他眼前的,是一片苍茫大山。

峡蕴界,只有山和水,间或还有沼泽,偏偏没有平原。

可此刻,在那一片苍茫大山之前,许易阳却看到了一片平原。

不,那不是平原!

许易阳才略略注目一望,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在那大山之前横亘的,竟然是庞大的一群修士!

这些修士,御剑而行,悬浮在空中,排成阵列,远远望去,似乎此地忽然出现了一片平原一般。

还没靠近,远方就有数道遁光飞来。许易阳不闪不避,大模大样的上前。

许易阳思来想去,只有率性而为的邪道修士,是自己最适合扮演的身份。所以,他脸庞上带着狰狞的伤痕,嘴角却是乖张狠戾的微笑。

在进入澄海秘境的时候,许易阳也见过许多邪道修士。这些邪道修士,倒也不是如许易阳所表现的这样,有的醉心美酒,有的倾心美人,还有的,却是好武成痴……

总之,邪道的修士,几乎都是一群偏执狂。

现在,许易阳扮演的,就是这样一个邪道修士――好武成痴,不通情理。

之所以这样选择,是因为这样的邪道修士,是人们最不愿意接触的。这些家伙,都是一根筋,一旦认定了某件事,就算粉身碎骨,也是无所畏惧的。

这样的邪道修士,修练不是为了长生,而是快意。

这和许易阳感悟武道真意时的誓言,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在这一刻,许易阳忘记了一切,浑然将自己真正当成了一个不惜粉身碎骨,也要率性而行的邪道修士。

“是谁敢阻拦我的去路!”前方数道遁光尚未接近,许易阳就大吼了起来。

随即,一口飞剑出现。

这一口飞剑,样式奇特,乍看上去,仿佛是一口残剑一般――那剑刃上,密密麻麻满是缺口,仿佛锯齿一般。

当然,这并不是说这口飞剑真的损伤了,而是其本来造型便是如此。

这口飞剑,便是剑匣之中的一口法宝飞剑――百战。

百战一出现,顿时一股凛冽的战意冲天而起!

前方迎来的三道遁光顿时一晃就停止了激射而来的势头:“明重山追捕剑阁余孽,这位道友还请绕行!”

“什么?”许易阳却是大大咧咧的继续上前:“你说绕行便绕行?那洒家多没面子!”

那迎来的三位修士,顿时面面相觑。

许易阳心中却是暗呼爽快!他大大咧咧的前行而来,毫不遮掩身形,任谁也想不到,他便是剑阁弟子!所谓先入为主,几乎所有人都认为,那些自投罗的剑阁弟子,此刻应该战战兢兢躲藏起来,或者四处奔逃,哪有如此大大咧咧对着他们这许多人一头撞上来的?

是故,那三名修士心中愤怒,却不是因为发现了目标,而是那大大咧咧的话语,实在是叫人生气。

这哪里是修士说话,简直就是凡人混混!

“这位道友,这里是明重山!”那三名修士之中一名看上去只有二十多岁的家伙,面色阴冷,上前一步,一截黑黝黝的木杖,就忽然浮现在了他的面前。

“稍安勿躁。”就在那青年修士正准备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在其身边的另外一名看上去年龄颇大的修士,却一把拉住了他,“邪道修士!”

那青年修士顿时一愣,刚要出口的狠话,一下尽数吞入腹中。

你可以威胁任何一个人,无论是凡人,还是道门,又或者是魔宗、妖族。只有一种人是不能威胁的,那就是邪道修士。

对邪道修士来说,威胁,或许会让他们兴高采烈的痛哭流涕拜倒在地苦苦求饶,也可能意味着爆发一场不死不休的厮杀。

要么,被邪道修士玩乐一场,要么就拼个你死我活,这有必要吗?

那青年修士,此刻终于看清了许易阳的模样,不由心头更是一沉。

在他面前的,是一个脸上带着三道狰狞剑痕,还有火焰灼烧过的痕迹。这一张脸,就是身经百战的代名词。

“这位道友,还请行个方便。”那老者笑嘻嘻的上前搭话。作为明重山的弟子,他们如今自然是耀武扬威。可在遇到这样的邪道修士时,却也只有暗呼倒霉。

追杀剑阁余孽,已经好几年时间了,这几乎让每一个人都感觉到了疲惫。如今,他们再也没有当初的激、情,只想快点完成任务。

所以,虽然有足够的把握击杀眼前这名邪道修士,可是……在其拼死反击之下,谁会殉葬?谁愿意殉葬?

而且,杀了一个邪道修士,就意味着招惹了一群邪道修士。这些家伙,可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的。

邪道,是最让人头疼的一群人。

他们之中,千奇百怪,什么人都有。有的

,慷慨悲歌,豪迈无双,有的却是以猥琐行事为乐,捉弄别人,是他们最大的乐趣。还有的,整天追逐在美人身边,有的,却是如书呆子一样,整天手不释卷。

总之一句话,率性而为,无谓善恶。

换句话说,也就是他们做事……有时候,就会显得没有底线,半夜往你家扔大粪的事情都做得出。

而眼前这个面目狰狞的家伙,显然是个一言不合就拔刀相向的主,至于自己会不会死,却是从不放在心上的。

遇到这样的人,他们也只能自认倒霉了。

不过,那老者却是为人圆滑,一句话说出来,就算许易阳此刻打定主意扮演一个邪道修士,也没法再说什么了。

人家都在请你行个方便了!若是再不依不饶,那就真的是不识相,硬在找麻烦了。

所以,许易阳大喇喇的哼了一声:“洒家也懒得理会你们在做些什么。不过,这位老哥说话倒是好听,洒家去也!”

一句话说完,许易阳遁光一起便激射出去,竟是大模大样,丝毫没有犹豫。

那青年修士面上红光一闪,似是想要出手,却还是强忍了下来。随后,那老者轻轻叹息一声:“修道不易,少惹是非啊!”

这句话,显得那么沉重,那青年修士一时间也沉默了下来。倒是一直没有吭声的另外一名修士叹息道:“有时候,还真是羡慕那些邪道修士……”

他们在感慨,许易阳却是畅意之极。他绕过了这一片营地,急速向前飞行,目的地,自然是峡蕴界的传送阵。

许易阳想明白了一个事,那便是,他完全可以从邪道的地盘上出发。

当初,唯有邪道和散修没有参与攻击剑阁。

一路上,虽然不时会遇到修士设下的关卡,但是凭借着“我是邪道修士我怕谁”的凶横神情,许易阳倒是一路畅通无阻。

没有人想到,一个正被大举追捕的家伙,会这样大摇大摆的出现。

许易阳的目标,是邪道占据的大界――碧蔺界。

到了那里,许易阳相信,自己至少暂时安全了。

一连飞行了数日,前方才影影绰绰出现一座山峰,而一座城市,就在半山腰上开辟出了数个平台,修筑其上。

那山峰巨大无比,相比之下,这个城市显得是如此的渺小。

事实上,这座城市,极其雄伟。这些小宗门的修士,也是鬼斧神工,在山腰上开凿了几个平台,相互用铁链连接架设桥梁,看上去说不出的别有风味。

而许易阳要去的传送阵,就在其中一座毫不起眼的宫殿之中。

落下遁光,前方便是城市,有一座高大的城门,却是用一种奇特的原木拼接而成,看上去竟然有着金属的光泽。

许易阳刚要上前,忽然,浑身都僵硬在了那里。

一股庞大的力量波动,瞬间扫过了他的身躯。

只是……远超过神识的力量,道念!

有大乘期修士!

许易阳的心头,一下就跳出了这样的判断来。

不过,许易阳面上却是毫不在意。甚至,他还狠狠的对着天空挥起了拳头。

这一切,完全符合一个乖张的邪道修士身份。

而在这座城市之中,几个须发皆白的老者,忽然轻轻皱眉,随即轻笑起来:“这个邪道的小家伙,倒是有些意思。”

许易阳一切的表现,都和邪道修士没有分别。尤其是他表现出来的那种乖张、不通情理,更是入骨三分。

而事实上,此刻许易阳的心中,也却是充满了这样的情绪。

他在恨,憎恨一切。

若是有可能,许易阳会毫不犹豫的,将一切敌人都斩杀――哪怕这意味着要和整个修练界为敌,也在所不惜。

面上挂着寒霜,许易阳走入了城市之中。也许是他散发的气息太过阴冷,竟然根本没有哪个修士愿意靠近他身旁十丈。

许易阳目不斜视,只是板着脸前行,片刻后就到了传送殿。

而就在他进入传送殿的瞬间,许易阳身躯不自觉的微微颤动了一下――一股若有若无的力量,瞬间笼罩在了他的身上。

几乎是立刻反应过来,许易阳倏然转身,飞剑百战一下飞出出现在了身前:“是哪位前辈对小子有兴趣?莫非是要和洒家切磋一下不成?”

他的声音宛如破烂的大钟,响亮却嘶哑,被丹气激荡,瞬间响彻整个城市。

那三名老者目瞪口呆。

他们前来坐镇峡蕴界,为的就是防止剑阁余孽化妆利用传送阵跑掉。所以,每一个借助传送阵的人,都会被他们重点关注。

可如许易阳这样直接挑衅的,这还是第一遭!

正说话间,门外忽然传来一个宛如公鸭一般的声音:“好!好男儿!这才是我邪道修士的风采!”

“是啊是啊,这样的妙人,却是要喝一杯的。”一个含混不清的声音,紧接着响起。

“我看行。”一个雄浑低沉却显得温柔似水的声音接着说道:“我认识的那些美人,也是可以介绍几个给他的!”

标签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