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养生

卧底警察(4)

2018-11-06 18:23:54
卧底警察(4) 一名慈眉善目的老人手端着大烟斗,微皱着眉头,在室内踱步。

偶尔扫过书桌上的一份资料——邢剑,男,三十九岁,省警察学校毕业,祖籍江渚市,现任山城市看守所所长。

老人姓雷,名天渠,是香港雷氏团体山城昌华投资公司的总裁。

雷天渠沉默片刻:“不会这么巧吧?难道真是他吗?” 雷天渠停在气派的办公桌前,仔细打量着邢剑的照片,脑海中回想着二十年前让他刻骨铭心的一桩旧事。

二十年前,他叫朱天。

在南方打拼多年之后,他来到了刚刚实行改革开放的江渚市。

他看准了新兴城市文娱服务业这一潜在的市场,投资了江渚市家集餐饮、娱乐、洗浴等为一体的“乐今宵不夜城”。

当然,朱天并非一位守法商人,他利用在南方某大都市厮混多年的关系与渠道,将毒品、枪枝、色情等文娱场所的附属品也引进了江渚市。

然而,好景不长,朱天在江渚的崛起,受到了当地黑恶势力的妒忌与排挤。

,再也无力坚持经营的他,不得不将自己的血汗以转让给当地的天华实业公司。

朱天不甘心就这样失败。

在南方沉寂了半年之后,他带着两个得力的兄弟潜回了江渚。

“乐今宵不夜城”在一场冲天大火中化成废墟。

不过,他的事还是败露了,他的1名兄弟在火场中被消防人员救出送往医院,在死前说出了他的名字。

从此,他开始了流亡生涯。

一个晚上,又饥又渴的他在一个偏僻小镇的一家包子铺里吃饭,猛然抬头看到了一张年轻的脸,一双锋利明亮的眼睛,肩上扛的学员警衔,显示了这是一位刚刚入警不久的新警察。

朱天不由心慌。

“你不是当地人?”小警察的声音很低沉,却还是很嫩,他显然在学老警察盘查可疑人员时的威严。

朱天见只有小警察一人,立时恢复了自然:“小兄弟,我是做小生意的,路太难走,没赶上车。

” 朱天吃完正要结账。

身后响起小警察刻意压抑的低沉声音。

“我认识你!——你身上的这些名牌服装……我在省城生活了三年,平时逛名牌商店,我买不起,只是喜欢看看……我知道能够穿得起这些名牌的人,永远不希望自己的衣衫上有一点灰尘,他们的皮鞋永远是锃亮的!” 朱天的心沉了下去。

“你神色慌张,身上没有皮包,值钱的也似乎只是你这块手表,也就是说,你是仓皇出走的!” 小警察的话突然加重,人已经猛然站起。

朱天心乱了,头脑轰的一声,失去了冷静,他转身就跑,冲入漫漫的雨幕之中…… 雷天渠身子一震,脸色变了,二十年前小警察的话语仿佛犹在耳边炸响。

“老板,您不舒服?”一个戴墨镜的青年人关切地问道。

雷天渠颓然坐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