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金融

麦家被骚扰苦不堪言换肾换肝违建被拆都找我

2018-10-31 13:39:19

麦家被骚扰苦不堪言:换肾换肝,违建被拆都找我

麦家近照  麦家谍战封笔作《刀尖》首发,揭秘特工尘封70年的传奇,接受本报专访  日前,着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麦家谍战长篇《刀尖》在北京图书大厦发布。获悉,这是麦家耗时8年打造的一部心血之作,根据真实历史事件,忠实还原了共产党特工尘封70年的传奇故事。  首发式上,刚刚失去慈父的麦家抱病出席,但面对现场的频频提问仍然有问必答、言无不尽,真诚分享了新书创作的心路历程。麦家说,“8年的时间,我完成了一部谍战小说,也是我的部谍战小说。”继本报10问麦家之后,他再次接受了本报专访。  “神秘”箱子催生《刀尖》 8年努力作品始获公开  麦家告诉,1981年,他在浙江富阳偶遇时任解放军工程技术学院招生官的王亚坤(化名)。机缘巧合之下,他幸获王亚坤的青睐,临时被安排入伍体检,并被这所素享“军中清华”之誉的大学录取,到福州分院上学。在福州鼓山求学期间,麦家曾连续几天重病高烧,又恰逢医护所护士不在,王夫人亲自为他打针推药,仔细护理。为此,麦家与王氏夫妇结下了不解之缘。  想不到,2003年夏天,王亚坤夫妇突然到访麦家的成都寓所,给他带去一个“神秘”的箱子。王氏夫妇希望麦家能帮他们写写“箱子里的事情”。原来箱子里的档案资料全部出自王夫人的父母——两人曾是从事谍报工作的中共地下党员,由于身份特殊,这些档案均在时隔多年之后才被转交到王夫人手中。这批档案总共有七八十万字,整个事件的暗流汹涌、激烈澎湃都在文字中:王夫人的父亲曾经是军统要员?母亲如何秘密生下女儿?王夫人的亲生父亲另有其人?麦家读完材料,创作冲动油然而生。  麦家说,从当初强烈的创作冲动萌发到付梓出版,竟然耗时整整8年。2003年11月,麦家完成了稿,取名《两个老牌特务的底牌》,王氏夫妇看后认为不够真实。“我不甘心,又不好违逆老领导的意志,索性将它彻底虚构,把时间往后推了几年:从日伪时期推到解放战争,把十几万字压缩成几万字,放进《暗算》里,即一章《刀尖上的步履》。这是偷懒又逃避的做法,要不是王亚坤夫妇一直推着我走,事情可能就这么结束了——当然很不圆满,至少王亚坤夫妇会感到很遗憾。他们以为我没有写好是因为材料不够,为了给我提供更多的材料和创作热情,2004至2007年四年间,他们不辞辛苦,东奔西走,寻寻觅觅,又收集了很多材料提供给我。”  2008年,面对庞大的材料和浩如烟海的档案,麦家重新开始创作第二稿,一直到年底才完成,取名《刀尖上行走》。其后,在创作和出版《风声》、《风语》期间,麦家根据王氏夫妇和有关审读机构的要求,又对作品做了多达数十次的局部修改,终获准对外刊发。2011年,根据出版的意见,麦家再一次从头梳理补充,将作品更名《刀尖》。这部作品与所有谍战小说的不同之处在于,小说中的每一起事件都是真实发生过的,每一个人物也都有原型。[1][2][3]下一页刀尖 麦家 着北京联合出版公司2011年11月  成首位“零首印、零首付”名家:为抨击出版业拿钱砸人之风?  如果说2010年是麦家年,一点不为过,电影、电视剧、小说,一切都在强烈的聚光灯下闪耀。但在《风语》天价稿酬之后,为何麦家谍战封笔之作竟然会传出“零首印、零首付”的消息?出版人沈浩波向披露了《刀尖》“零首印、零首付”的“内幕”。他说,这是磨铁次与畅销书作者签署的合同中没有规定首印数和首付款,完全按照上市后的实际销量与作者结算版税。如此一反行规的签约,在当下出版业实属罕见,与麦家去年出版的《风语》“千万版税”之间更是形成了巨大反差。采取“零首付”的签约方式,不仅是基于作者与出版方之间的相互信任,更是为了抨击当下的出版业天价竞稿、拿钱砸人,只看名气不看作品的不正之风。  “作家为钱写作是俗的事。作家可以为名写作,但不能为钱写作。”麦家说,“说句狠话,以我的能力和人脉,如果把我投入到写作的精力拿去做生意,我相信自己肯定会挣到更多的钱。”麦家直言不讳,采取“零首付”也是出于对自己的尊重。  据主办方透露,麦家再三表示希望让发布会回归纯净,期待与媒体有直接坦诚的沟通,所以未请明星站台,也未刻意安排任何华而不实的仪式环节。会后,麦家还在北京图书大厦店堂举办了读者签售会。  内容简介  《刀尖》讲述了抗战时期,日军“变态”医学专家腾村正秘制一种大规模用于中国儿童的特殊药物,服用者将会出现大脑萎缩,神经组织受破坏,心甘情愿被奴役。延安、重庆均获知了这一险恶计划,分别派出高级特工林婴婴和金深水,以粉碎日寇的阴谋……前一页[1][2][3]下一页《刀尖》剧照  对话麦家——好莱坞重金买下《风声》翻拍权  广州:书中关于日军研制神秘药物的情节挺特别的,很科幻的感觉。这也是真实的吗?  麦家:这是真实的。以前说日本鬼子是怎么欺负我们,怎么糟蹋我们,多是强奸、杀人、放火、掠夺,其实“731部队”是令人发指的,至少我发现日本对中国的侵害比我们以前知道的更深、更残酷、更残忍。  广州:这是您部以人称叙述的长篇小说,并且文字高度口语化,这样的写法有什么特别的意义吗?  麦家:我在这部作品里做出了一个努力,对一个写作者来说也许是很不易的努力:我放下了姿态,改变了腔调,希望从语言层面追求一种无障碍的阅读。也许可以说,《刀尖》是我所有作品中流畅、易读,也是看的一本书。我像克制抽烟一样,克制在这本书里使用难字、生字、涩词。我没有做过统计,我想这部书里不会超过2000个汉字。就是说,只要你小学毕业,就可以轻松阅读这本书。我不想装深沉。我希望让更多的读者能参与到我的写作中来,听到我写作的脚步声和心跳声。确实,对某些写作者来说,通俗,有时是一道天大的坎。其实,通俗比深奥的高雅更难。  广州:传言您的《风声》影视版权已经以170万美元卖给好莱坞,近有啥动态没?  麦家:好莱坞一个华裔制片人看了《风声》的电影,觉得很好,想翻拍,找到华谊兄弟公司,要买翻拍权。华谊很大度,咨询了相关法律后,觉得应该找我的原着来买,便把我介绍给那个制片人,让我平添了一笔相当可观的财富。所以,想一想,华谊能做得这么大,不是偶然的。好莱坞能不能把《风声》翻拍成,或者翻拍了能不能有反响,我现在没有任何相关消息,也许在推进吧,也许是锁在抽屉里:好莱坞一年买的版权至少有八成以上都锁在抽屉里。  广州:坊间说,《刀尖》是您的谍战封笔之作,真的不再写谍战小说?  麦家:其实有两个原因:一个是现在写谍战、特情的作品太多,当中不乏之作,但更多追风、平庸之作,这个“品牌”被砸烂了,我不想跟着烂掉;另一个是,特情谍战类的东西我也写够了,积累的素材和创作冲动日渐少了,再写很难超越自己,见好就收吧。  广州:您对媒体说过您的生活其实很简单,一日三分,读书、写作、发呆。现在还是这样的状态吗?  麦家:应该说不是了,现在瓜分我时间的人和事很多。人到中年,上有老,下有小,加上有了点名气,三十年不见的人都会找上门来找你办事。不瞒你说,这几年让我头痛的事太多了,违章建筑被拆了,换肾换肝,从上幼儿园到上大学,都有找上门来的。家在乡下,一大堆乡里乡亲,望子成龙,受了委屈,都来找我。所以,我现在写作必须躲起来,关掉,背负骂名。有时候想,这那是作家的日子啊,这样的作家还能写出好作品吗?也许我还是得离开杭州,离家太近了真不好。可老母亲八十多岁了,怎么能说走就走?生活总是会变着法枷锁你的。  广州:《刀尖》之后,您有什么样的创作计划?  麦家:我想转型,但写什么还没有完全想好。其实,每个作家都有自己的局限,我放弃已有的阵地,能不能开辟新的阵地,我心里也没数。但写作就是自我挑战,我想转型就是想挑战一下自己,趁现在还相对年轻。

前一页[1][2][3]

银粉回收
石磨面粉机
生理保健男士内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