韶关信息港

当前位置:

女人是怎样炼成的

2019/06/27 来源:韶关信息港

导读

苏沫跟穆云博回到北京后,陆晓聪抱着他们两个亲了又亲。穆云博回到北京便立即按照原来的计划筹划他跟苏沫的婚礼,婚庆公司他一早就选好了,具体的场地

苏沫跟穆云博回到北京后,陆晓聪抱着他们两个亲了又亲。穆云博回到北京便立即按照原来的计划筹划他跟苏沫的婚礼,婚庆公司他一早就选好了,具体的场地布置,婚礼流程穆云博也是全程参与的,有些细节的地方都出自他自己的创意。他真的很用心在准备这场婚礼,他希望能够给苏沫一个终生难忘的梦幻婚礼,他知道这是所有女人都想要的。既然有条件,为什么不尽可能地让自己所爱的女人幸福呢?周末的时候,陆晓聪想吃油焖大虾,穆云博实在抽不出时间来给他,于是带着苏沫和陆晓聪去附近的一家餐厅吃。这家餐厅就在苏沫她们家附近,几步路远的距离,吃完饭,三个人手牵着手回家,陆晓聪走在中间,左手牵着穆云博,右手牵着苏沫。一路蹦蹦跳跳,有说有笑。站在苏沫家楼下的陆恒阳远远就听到了陆晓聪的笑声,他真想躲进车里,落荒而逃。不过陆晓聪已经看到他了,“爸爸!”他仍旧牵着苏沫和穆云博的手,高高兴兴地喊着陆恒阳。陆恒阳抬眼看着那幸福的一家三口,突然发现自己很多余。明明他跟陆晓聪才是有血缘关系的亲父子,而穆云博所在的位置原本也是他的。可是这一刻,他发现,没有了他,苏沫和儿子照样可以过的很幸福,他的位置从来都不是无可替代的。苏沫跟陆晓聪渐渐走近,陆恒阳甚至不敢抬头去看苏沫。他觉得自己整颗心都在颤抖,不能自已的,像是终于意识到,有样很重要的东西在他的生命中永远逝去了。“爸爸,你来看我吗?”陆晓聪松开苏沫和穆云博的手,跑到陆恒阳的车前。而苏沫和穆云博则站在原地,没有上前来。是了,苏沫现在跟穆云博在一起了,他跟苏沫之间的牵连只剩下儿子了。儿子还会像以前一样跟他亲近,但苏沫再也不会了。“对呀。”陆恒阳蹲下-身子,抱起陆晓聪,“爸爸来接你去玩。”“太棒了!爸爸!”陆晓聪抱着陆恒阳的脖子,在他脸上响亮地亲了一下,“是去游乐园玩吗,爸爸?”“对。”陆恒阳看着儿子,他尽量不让自己的目光触碰到那两个人。幸好还有儿子欢迎他,记得他,不然他连出现在这里,连见苏沫一面的借口都没有。陆晓聪扭头看向苏沫,“妈妈,我可以跟爸爸去游乐园玩吗?”苏沫点点头,“可以,记得早点回家,你作业还没写完呢。”“好的。”陆晓聪听话地点点头,“爸爸,妈妈同意了,我们走吧。”“嗯。”陆恒阳抱着陆晓聪进了车,他甚至连跟苏沫说上一句话的机会都没有了。陆恒阳启动车子,从苏沫和穆云博身边经过。透过后视镜,他看到穆云博伸出胳膊揽住了苏沫的腰,两个人转身离去的背影那么搭配,就好像他们原本就是天生的一对。陆恒阳紧紧攥着方向盘,扭头看向儿子,“聪聪,你喜欢穆叔叔吗?”“喜欢啊。”陆晓聪回答,“我和妈妈都喜欢穆叔叔。”陆恒阳的嘴角浮现出一抹苦笑,他自己又不是瞎子,什么看不出来,何必一定要听儿子亲口说出,让自己心里更加难受呢?“穆叔叔对你很好吗?”可他就是忍不住,就好像是玩命的赌徒,明明无路可走了,偏偏要再试一次。“嗯。”陆晓聪点头,“穆叔叔对我可好啦!”“那爸爸对你好,还是穆叔叔对你好?”陆恒阳又问。陆晓聪毫不犹豫地回答,“爸爸和穆叔叔对我都好。”陆恒阳这时意识到,这个问题对陆晓聪而言就好像是在问,是爸爸对你好,还是妈妈对你好一样了。也就是说,在陆晓聪的世界里,除了对他跟穆云博的称呼上不一样之外,穆云博的地位已经跟他差不多了。这个认知让陆恒阳觉得很不爽,陆晓聪是他的儿子,他们在血脉上相连,是他手把手地教会了儿子走路,是他教会了儿子讲话,凭什么到,穆云博与他平起平坐了?!陆恒阳带儿子去游乐园玩了他喜欢的项目,儿子真的长大了,他跟苏沫离婚半年,儿子一天也没跟他睡过,他真的明显长高了。儿子现在五岁,正是长身体的时候,陆恒阳真怕,忽然之间儿子就长大了,而他还没来得及好好陪伴儿子。“晚上去爸爸家睡吧,好不好?”其实那也曾是苏沫跟陆晓聪的家,那个家里还保留着陆晓聪的房间。陆晓聪跟苏沫搬走的时候,搬空了房间里所有的玩具和书,陆恒阳一样一样地又买回来,放在它们原本摆放的位置,就好像陆晓聪还住在那个房间里一样。不过,陆恒阳知道,这只是他自己在自欺欺人而已。陆晓聪早已搬出去了,那些玩具和书都是新的,没有被动过的痕迹。“可是我还要写作业。”陆晓聪喝着小杯的可乐,想起了妈妈对自己的叮咛。“没关系,”陆恒阳告诉他,“明天一早我就把你送回去,明天你再写作业。”陆晓聪也很久没跟爸爸在一起这么时间过了,他也很想念爸爸,但是,陆晓聪拧着眉头,说出了自己一个疑虑,“那爸爸你会给我读矮人国的故事吗?”“那是什么?”陆恒阳反问。陆晓聪回答道:“那是一个很好玩的故事,每晚穆叔叔都会读给我听的。故事写在一本书上,那上面的字我还没有认全。”又是穆云博……陆恒阳点点头,“好的,爸爸给你读故事,一会儿咱们就去书店把这本书买回来。”陆晓聪这才高兴地抱着陆恒阳欢呼道,“我要去爸爸家了!那我们给妈妈打个电话吧。”“嗯。”陆恒阳拿出手机,那上面,他对苏沫的备注仍然是老婆大人四个字,可是,她马上就要成为别人的老婆了吧。电话很快接通,陆晓聪在这一端轻快地喊了声妈妈,苏沫的声音传了过来,“聪聪啊,什么时候回家?”“妈妈,我今晚要在爸爸家睡。”陆晓聪回答。“哦。”苏沫哦了一声,就再没别的回应了。陆恒阳将手机从陆晓聪耳边拿开,轻声说道:“我来跟妈妈讲。”他将手机放在自己耳旁,对着话筒说道:“苏沫,今晚就让聪聪住在我那边吧。这么长时间了,聪聪还没回过我那里,你照顾他也很辛苦,今晚就让我照顾他吧。”他是陆晓聪的父亲,可是此时却把自己放在了如此低微的姿态上,是因为,他自己潜意识里也知道,自己不是一个称职的好父亲,没资格把儿子留在身边。可,他毕竟是儿子的父亲,他也一样想要弥补儿子,尽父亲的职责。苏沫在电话另一端沉默了一会儿,才回答道:“那好吧,给他洗澡的时候记得调好水温,睡觉之前给他热杯牛奶喝,他现在睡觉越来越不老实了,晚上经常踢被子,你记得夜里起床去给他盖一次。”说着说着,苏沫又改变主意了,“你还是把他送回来吧,陆恒阳,你要是还想看儿子,随时都可以来我这里看他,我怕你照顾不好他,还是我自己看着他放心。”陆恒阳听着苏沫的嘱托,一一都记在了心上。听到苏沫后一句话,不禁苦笑道:“苏沫,我是孩子的亲生父亲,我和你一样疼爱他,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照顾儿子的,第二天一早我就把聪聪送回去,一定让你看到一个健康到活蹦乱跳的儿子好不好?”也许是他从一开始就没有照顾惯陆晓聪,一直都是苏沫一个人带他,陆恒阳才会让苏沫那么不放心。这一点,陆恒阳可以理解,原本就是他的不对,让她一个人带儿子。而儿子这么多的小习惯他几乎一个都不知道,还有,想到每晚苏沫都要半夜里起床去给儿子盖被子,他才知道苏沫有多辛苦。她陪着他创业,陪着他吃苦,在他心情低落时陪伴他,在他事业低谷期仍旧不离不弃,她帮他生养儿子,给了他一个温暖的家,可是这一切都被他自己破坏了,他把这一切拱手让给了另一个男人。他比他更有智慧,更有能力,他有一双慧眼,看出了苏沫的好,他有一颗坚定的心,可以一生一世陪伴苏沫。像穆云博那样的男人才配的上苏沫,而他,是配不上的。他这样的人就该一世孤独。可他不是孤独的,幸好,他还有儿子。陆恒阳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继续说道:“沫沫,我知道我对不起儿子和你,我想弥补你,但是你不给我机会,而我也永远等不到那个机会了。我想弥补儿子,求你给我这个机会吧,看着他一天天地长大,我心里不知道是什么滋味。也许有一天他再也不需要父母的照顾了,他长大了,我不想到那个时候再去后悔没尽到一个做父亲的责任。”“那好吧。”苏沫只好同意,“那你明天尽早把儿子送回来吧,他作业还没写完。”“嗯。”陆恒阳点点头,握着手机的手慢慢收紧,他知道到了挂电话的时候了,可是他舍不得,他还想再多听一听苏沫的声音。“那我挂电话了,再见。”苏沫说,说完便毫不犹豫地挂了电话。陆恒阳听着听筒里传来的忙音,心里很不是滋味。他知道穆云博跟苏沫要结婚了,他也知道穆云博给苏沫准备了一场盛大的婚礼,比当年他给苏沫的还要梦幻还要盛大。也许他还会收到这对有情人的请柬,陆恒阳想,他该用什么理由拒绝参加呢。陆恒阳载着儿子去书店买了那本书,虽然陆晓聪不记得那本书叫什么名字,但是他记得它的封面长什么样子,所以进到童书区,陆晓聪一眼就认出了那本书。回到家里,陆恒阳带陆晓聪去了他自己的房间,看着自己房间里的摆设没有变,陆晓聪并没有陆恒阳期待中的那么兴奋。因为陆晓聪在妈妈那里也有自己的房间,那里的布局跟这里不一样了,他早已习惯了自己的新房间,他是小孩子,对旧房间的记忆有限,感情更是有限。陆恒阳帮儿子洗了澡,陆晓聪想看一会儿动画片,陆恒阳陪着儿子坐在沙发上看了一会儿,这些碟片还是儿子走之前买的,幸好他跟苏沫搬走时没有把东西都收拾走。陆恒阳陪了儿子一会儿,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说道:“爸爸去洗个澡,你自己在这里看吧。”“嗯嗯。”陆晓聪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其实看电视的时候有人陪和没有人陪对他来说都无所谓的。陆恒阳拿着换洗的衣服进了浴室,洗完澡之后,他叫了一声儿子的名字,“聪聪。”没得到儿子的回应。陆恒阳心想这孩子是不是掉进电视里去了,他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走出浴室。走到客厅,陆恒阳发现,原本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陆晓聪不见了。陆恒阳当下心里一惊,赶紧跑到儿子的房间去检查,儿子也不在那里。“聪聪!”陆恒阳挨着房间找儿子,嘴里大喊着儿子的名字,但是陆晓聪就好像是在故意跟他玩躲猫猫一样,就是不出来。陆恒阳心里又急又慌,儿子这么晚了会去哪儿呢?两个人已经说好了,他会睡在这边,而且他也已经跟苏沫商量好了,所以陆恒阳断定苏沫不会来接孩子。如果陆晓聪不是自己走的,也不是被苏沫接走的,那么就剩下一个可能性了。陆晓聪是被人带走的!是谁带走了儿子?这么晚了,他把儿子带到哪里去了?陆恒阳换了身衣服,刚要给苏沫打电话,手机里突然进来一通电话,是朱灵的。陆恒阳浑身一激灵,是朱灵带走了儿子。她在这里住过一段时间,有这个房子的钥匙。陆恒阳立即接听了电话,然后就听到朱灵的声音冷冷地从电话另一端传来,“恒阳,你猜猜我现在跟谁在一起呢?”陆恒阳通过手机听筒,隐隐约约地听到陆晓聪的哭声,他着急地说道:“朱灵,你把我儿子带到什么地方去了?你想做什么?你要什么尽管冲我来,放开我儿子!”“哎呀,真是父子情深呐!”朱灵哈哈哈大笑着,对陆恒阳说道,“我现在正跟你宝贝儿子在你们公寓的天台欣赏美景呢,十八层的高度看到的星星就是格外亮,你说是不是啊,小朋友?”陆恒阳听到儿子的哭声从听筒里传来,“爸爸,我怕,爸爸,我怕。”

东莞医院治疗癫痫病
临沂的白癜风医院
陕西治疗白癜风的医院
标签